• 「對母親說出衝動的話,是我最後悔的事...」照護者詠晴媽媽的故事

    媽媽常常問我問題,每次回答完沒多久,又回來問一樣的問題!我也很有耐心的一而再、再而三回答她;然而有一次我真的煩了,就衝了一些,回答她一句口是心非的話。後來她就再也不問我這個問題了,每次想到這件事,我就會鼻酸,覺得那個時候的自己,怎麼可以這麼沒有耐性。


    文/呂映樓

     

    這幾天和好久不見的高中同學媽媽相見,她是瘦瘦小小、皮膚白皙、五官端正的長輩,從事服飾織品工藝至少四十年的詠晴媽媽。

     

    我們坐在信義安和捷運站附近有座位的便利商店裡,用平板瀏覽詠晴媽媽自己手作的精品級各式手工包,在聊天的尾端,竟發現她也有段令人感到微微鼻酸的照護故事:

     


    ▍ 腦傷讓母親變成一個小孩子

    詠晴媽媽的母親,在民國73年遇上酒駕肇事者,車禍嚴重撞傷大腦,造成硬腦膜下水腫,生命危在旦夕。

    當時醫生緊急鋸開左邊頭蓋骨,因怕取出的頭蓋骨會萎縮變形,遂將其放在大腿內部養著,經過一段時間,待腦部完全消腫後再放回去縫合,共需經歷二次手術。

    「大腦的左邊是掌管整個身體的右側,而右邊是掌管整個身體的左側,媽媽的左腦破碎,腦袋除了有關於記憶體的儲存量都消失之外,右眼也失明看不見了。」詠晴媽媽在母親生病後就毅然把工作辭掉,在醫院全力照顧母親。對於母親接受醫療、手術的全部過程和細節,她都非常清楚,至今仍印象深刻。

     

    突然間她眼睛ㄧ紅,說媽媽那時候的狀況「退化到和小孩子一樣」。也許是因為腦部的強烈撞擊,使她「同一件事情會問非常多遍」。

    「她常常問我問題,而且每次回答完沒多久,又回來問一樣的問題!我也很有耐心的一而再、再而三回答她;然而有一次我真的煩了,就衝了一些,回答她一句口是心非的話。

     

    照顧者

    (圖片來源:pixabay)


    媽媽因為視力不佳,常看不見眼前的東西,那時她不斷地問『你看得到嗎?』我回答後,她又重複問,問到我沒耐性,終於忍不住兇她:『我跟你一樣都看不到啦』。

     

    後來,她就再也不問我這個問題了。
     

    每次想到這件事,我就會鼻酸,覺得那個時候的自己,怎麼可以這麼沒有耐性。」


    ▍ 對照顧而言 最心疼長輩受傷了
     

    但這件事完全不能責怪詠晴媽媽,只是當她訴說自己內心的真實感覺時,我才恍然大悟!原來對照護者來說,最難承受的不是時間和勞力上付出的疲累,而是面對至親至愛的無限疼惜之情。

     

    詠晴媽媽說,她認為身為照護者最重要的是參與,而非把所有的重責大任都交給「專業者」去處理。所以她當初在照顧媽媽時,嚴謹到把這件事當做「工作」一樣。

     

    她一天花12個小時進行照護工作,到下午三四點時,才交班給和兄弟姊妹一起請的外籍看護,她會準備一個紀錄的本子,每天記錄著媽媽各種細微的狀況,舉凡用餐的份量、例行檢查的數據、醫師和護士的叮嚀等等。

     

    她發現,照護者的工作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得好的,比如她有段時間不在媽媽身邊,回來後竟發現媽媽蒸痰的管子已經發霉,而家人和看護竟然都沒發現!

     

    除了照顧媽媽的故事外,詠晴媽媽還分享了關於自己養的動物的故事。
     

     

    ▍ 長者令人尊敬 來自她的生活態度


    她曾經在路上撿到兩隻小狗,想到小孩都還小,兩夫妻皆要工作,理智面覺得家裡的狀況是絕對不適合養狗的,也都跟孩子們都說了。但兩個女兒,一跟狗相處就馬上產生了感情,要送走也很難,最後只好留下一隻來養。
     

    呂映樓

    (圖片來源:pixabay)

     

    狗狗陪伴了一家人很長的歲月,但卻在一次「醫師誤診」中不幸過世,因醫師誤判狗狗長了子宮肌瘤而把整個子宮拿掉,但事後證明完全是沒有經過仔細思量的判斷。生氣的詠晴媽媽決心非要討回公道,她認為「醫者父母心」,沒有將心比心的醫師,又如何能擔當搶救生命的重責大任呢?

     

    詠晴媽媽在沒有很大費周章地動用社會資源的狀況下很幸運也很順利地馬上找到同樣「愛狗」的律師、保護消費者的組織,經過重重的窗口和轉述,不厭其煩的表達自己的立場與接聽電話,最後終使得該院院長來主動和她和解。

    她在電話中表示自己的三個訴求:「ㄧ、要求主治醫師的道歉;二、醫藥費全數返回;三、賠一隻一模一樣的狗狗!」最後詠晴媽媽將醫藥費全數拿回來,她將這筆錢全數捐給狗狗的慈善基金會,希望死去的寶貝的精神能夠遺愛人間其他的狗。

     

    不要看詠晴媽媽模樣嬌小、好像很瘦弱,對於所堅持的公理與正義,她永遠都是當仁不讓挺身而出的那個角色!

     

    第二人生

    (圖片來源:istock)

     

    甚至朋友都戲稱她為「俠女」。講到這裡,她不禁也露出了笑容,好學習的她在小女兒就讀的臺灣大學當了很久的志工,有好長的一段時間都在台大的醫學人文博物館擔任導覽員,許多聽眾喜歡她的導覽風格,時常慕名而來。


    去年11月,詠晴媽媽領取了中華民國年滿65歲的「老人卡」,不過她沒有被生理年齡的「老」框架,至今都還從事著服飾與包包的手工訂做服務,且定期將自己收入的百分之30拿去捐給流浪動物基金會,她的愛心與人品令人學習萬分!

     


    繼續閱讀:

    1.  如果沒有活下去的勇氣,那麼,請來這裡「死一次」-南韓治療中心 Hyowon

    2. 「16年的孤軍奮戰後,我才知道政府有提供失能者服務」照顧者榮雲霄的心情故事



     

    愛長照謝謝您長期的支持,如果您對內容有任何疑問,或想提供更多更新的長照資訊給我們,歡迎聯絡我們:service@ilong-termcare.com
     


  •     


愛長照謝謝您長期的支持,如果您對內容有任何疑問,或想提供更多
 新的長照資訊給我們,歡迎聯絡我們:service@ilong-termcare.com
  • 愛長照定位:解決照顧者疑惑的社群、整合長照專業者的論壇、關心長期照顧者的媒體
  • 愛長照宗旨:希望,互助,愛心,陪伴
    • 愛長照訂閱電子報
    • 追蹤愛長照
© 2016 i Long-term care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