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國鳳專欄】93歲老太太重度失能,為何能如願在家安老?原來是要具備9個要件(上篇)

    住在大阪老太太能夠在家安老,主要是靠負責出錢的姐姐+負責出力的妹妹。因此老媽媽每天晚上都會打電話跟住在東京的姐姐說:「妳這麼重要的身體,一定要保重好啊」。
     

    《不滿兒子趕她去養老院 92歲老婦開槍轟死72歲子》,這是2018年7月間一則外電新聞的標題。美國一位與兒子同住的老奶奶,行兇後向警方表示,兒子說她越來越不好相處,最近還打算把她送去養老院,老奶奶因此對睡夢中的兒子開槍。

     

    這則新聞讓我想起一本書:《93歲的老媽說,我至少要活到100歲》。這本書裡的日本老媽媽,雖然已經重度失能、臥床難起,仍然能夠在家安老,並且逢人便說:「我正在為三位數的大壽努力喔!」

     

    一位是擔心被送去養老院而噬子的美國老奶奶,一位是開心懷抱百歲夢想的日本老太太,兩相對照之下,讓我決定仔細「拆解」書中的日本老太太,如何能夠在重度失能的情況下,仍然擁有在家安老的幸福。

     

    這本書的作者:米澤富美子,1938年生,是一位物理學家,曾經榮獲世界傑出女科學家成就獎。2011年,她發表這本書時已經72歲,她與70歲的妹妹合力照顧當時已經93歲的高堂老母。

     

    根據書中記載,老媽媽88歲時,因為「退化性膝關節炎」無法行走,手臂肌肉也陷入極度無力,姊妹倆也是在這一年向政府申請居家照顧服務。

     

    但是接下來的五年之間,老媽媽兩度入院,每次入院都讓自理能力進一步退化,很快地就從「中度失能」退化到「重度失能」,無論是翻身、還是起床,都已無法自理。

     

    失能

    (圖片來源:photoAC)

     

    最糟的是,老太太體溫調節機能失靈,很容易全身汗濕,必須高頻率的更換衣褲。白天大約20分鐘一次,夜晚差不多一小時一次。

     

    老太太原本還可以在床上坐起、自行更衣,後來可能是因為臥床太久,手臂和肩膀骨骼變形,只能完全仰賴居家照顧服務員(以下簡稱居服員)或是女兒了。

     

    在這種嚴苛的挑戰下,這位日本老太太還能在家安老,沒被女兒們送去養老院,我仔細讀過全書後,歸納起來,是因為具備了9大要件。


     

    ▍要件1:要有一間自宅


    想要在宅安老,第一個要件是要有一間自宅。老後行動能力與移位能力都退化後,住所必須進行改造。但是光有改造資金還不夠,如果是賃屋而居,改造行動還必須取得房東允許。

     

    譬如我國的長照2.0,雖然有提供「居家無障礙環境改善補助」,若是自宅,要提供房屋所有權狀影本;若是租屋,要提供屋主改善同意書,與至少一年半以上的租賃契約。

     

    如果沒有自宅,房東又不允許敲敲打打,一個障礙處處的居所,對於受照顧者與照顧者,都充滿著危險與不便。這位日本老太太從娘家繼承了一間老宅,是一間四十多坪的平房。

     

    在宅安老

    (圖片來源:photoAC)

     

    由於擁有完全的改造自主權,再加上政府的補助、與大女兒自掏腰包,才能進行無障礙環境大改造,重度失能者的在家安老夢,才有實現的可能。


     

    ▍要件2:要有兩個會感恩、會相互打氣的女兒
     

    書中的老媽媽曾說:「生了兩個女兒真好」,看過這本書的讀者應該也有同感,因為姊姊富美子主要負責出錢,妹妹主要負責出力。

     

    富美子在書中敘述,「媽媽成了有我和妹妹兩名丫環伺候的公主」,老媽媽經常對姊姊說:「妳也要健健康康、長命百歲呀!」作者立刻回答,「那是當然,小的一定會永遠服侍公主殿下」作者的妹妹聽了也捧腹大笑。

     

    這對老姊妹為何能對長照重任甘之如飴?因為她們的父親在日本發動南洋戰爭時陣亡,當年是媽媽一肩扛起養家責任,把姊妹倆拉拔長大,辛勤工作35年,直到屆齡退休。

     

    等到老媽媽需要照顧時,感念在心的姊妹倆,不僅沒有相互推諉,作者還寫到,「因為照護媽媽,重新牽起了我們姊妹的緊密連繫,我和妹妹的兩人時光也倒轉而回」。

     

    倒轉而回到姊妹倆相依為命時的童年,妹妹因為想念母親而哭泣,7歲的姐姐經常揹著4歲的妹妹,走到車站等媽媽回家。

     

    家庭照顧者

    (圖片來源:photoAC)

     

    因此當老媽媽開始需要人經常隨侍在側時,妹妹決定辭去工作、專責照護。當老媽媽任性時,姊妹倆也能相互打氣。

     

    譬如當老媽媽衣服汗濕了,會要求妹妹立刻更換,即使妹妹告訴她:「我正在油炸天婦羅,可以稍等兩分鐘嗎?」老媽媽也是完全沒得商量,堅持說:「不能再等了」。

     

    碰到這種狀況時,大阪的妹妹會打電話給住在東京的姊姊訴苦,但是訴苦完後,仍然是勇敢面對。姊姊因此寫道,「像這樣,有姊妹彼此分擔,多少緩和照護的壓力。有人和自己站在相同立場,共赴照護修羅道,實屬萬幸」。

     

     

    當我讀到這一段時,不禁揣想,如果是換成兩個兒子呢?老媽媽還能在家享受到猶如「公主殿下」的待遇嗎?

     

    作者也提到她的觀察,她發現到,當她在報紙專欄發表照護媽媽的連載時,幾位朋友紛紛連絡她說:「我要女兒們都來讀妳的專欄,做為將來需要照護時的參考」。

     

    作者強調,這些要讓女兒來讀專欄的,清一色是男性。而且老後都只敢指望女兒上陣,卻不敢圖兒子出場。

     

    我相信讀到這裡,可能會有不少「孝子們」抗議,他們也許正在照顧老父母。我只是想要提醒,照顧一般失能的老父母,與照顧20分鐘到一個小時就要更換全部衣褲的老父母,壓力可是不能同等看待的。

     

    女性照顧者

    (圖片來源:istock)

     

     

    ▍要件3:兩位女兒不用照顧其他老人


    從書中得知,妹妹雖然已有自己的家庭,但是妹妹一家仍然住在娘家。當老太太需要長照時,妹妹可以就近伸出援手。否則出嫁多年後,重返原生家庭接起長照重擔,可是需要相當時間的適應。

     

    另外推算姊妹倆的公婆年紀,應該也到了需要照顧的階段。但是書中完全未提到,姊妹倆如何妥善兼顧這兩家姻親的長照需求,顯然老媽媽目前可以「獨享」兩姊妹的全心投入,這也是老媽媽可以在家安老的原因之一吧。


     

    ▍要件4:兒女要夠健康、要能承受壓力


    前面有提到,這位住在大阪老太太能夠在家安老,主要是靠負責出錢的姐姐+負責出力的妹妹。因此老媽媽每天晚上都會打電話跟住在東京的姐姐說:「妳這麼重要的身體,一定要保重好啊」。

     

    但事實是,截至該書上市時,姊姊已經第五度罹癌,只是對於長輩「報喜不報憂」,老媽媽始終被蒙在鼓裡。而且不只姐姐,妹妹的身體也已出現狀況,妹妹因為是主照顧者,身心承受高度壓力,血壓高達90~150。

     

    雖然居服員能夠分攤一些照護壓力,但是重頭戲還是落在妹妹身上。而且身高不到150公分的妹妹,每天要頻繁的抱老媽媽坐起身、或是更換衣物,很早就犯了腰痛。姊妹倆只要有一人倒下,老太太在家安老的心願,可能也會跟著結束。
     

    長照2.0

    (圖片來源:photoAC)

     

    要件5~9,請見續篇>>
    93歲老太太重度失能,為何能如願在家安老?原來是要具備9個要件(下篇)

     

    繼續閱讀:

    1. 在宅醫療是讓每個人「活出自己」的醫療─日本在宅醫療的發展過程


    2. 最終,想在家裡離開...回歸「以支援照顧為中心」的制度設計



    專欄作家|朱國鳳
    tp://www.ilong-termcare.com/InfoImage/b7OFP8RZ3M3OVOH5ZodkL0YZWG0jWp.jpg
    點此了解朱國鳳>>

     

     

  • 更多福利補助、長照資訊,每日傳遞給您
    快來加入愛長照Line↓


        


愛長照謝謝您長期的支持,如果您對內容有任何疑問,或想提供更多
 新的長照資訊給我們,歡迎聯絡我們:service@ilong-termcare.com
  • 愛長照定位:解決照顧者疑惑的社群、整合長照專業者的論壇、關心長期照顧者的媒體
  • 愛長照宗旨:希望,互助,愛心,陪伴
    • 愛長照訂閱電子報
    • 追蹤愛長照
© 2016 i Long-term care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