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請外籍看護真的有比較好嗎?從相互尊重開始-《台灣長照資源地圖》

    作者/陳清芳, 林芝安, 劉惠敏

    至二○一五年,台灣失能人口已超過七十五萬,近幾年,超過半數的老人與失能者是由家庭自力照顧,登記在案的外籍看護已超過二十二萬人,相較於其他國家,台灣家庭照顧的外籍看護比例高出許多。
     

    (圖片來源:pixabay)

    「請外勞當然比較好,便宜、什麼都能做,而且還是二十四小時的……」
     
    根據台灣國際勞工協會估計,合法的外籍看護中,恐怕高達九成會被雇主要求從事許可外的工作,也就是「照顧服務無法自理的老、殘」以外的工作,諸如:整理家務、帶小孩或協助家族生意等,最主要的原因是大家普遍存有前述心態。
     
    多數的外籍看護,一次來台三年,一天假都沒有,每天的工時甚至長達十四至十八小時,睡眠時間都不足。偶見名人、貴婦或財團富家不當使用外勞,甚至苛待外籍看護的新聞,也僅是冰山一角,長期關注移工議題的民間團體,經常收到外籍看護被虐的申訴及求助。

    不過,事情總是一體兩面,外籍看護虐待被照顧者亦時有所聞;由於多數被照顧者失能或失智程度嚴重,欠缺表達能力,家屬可能得透過多時觀察或針孔攝影機發現。
     
    「哪一國的外勞好?」「第一次來做事的比較好,來很多次的已經皮了?」「有經驗的當然比較好?」事實上,除了申請外籍看護的必要條件外,能不能找到最適合被照顧者及家庭的看護,「大部分還是靠運氣,」外勞仲介都是這麼說。
     


    ▍  從相互尊重開始

    儘管如此,不能否認,有不少外籍看護相當認真照顧長輩,因為長時間密切相處,與被照顧者培養出深刻的情感。曾雇用過菲律賓及印尼看護的李小姐說,兩個看護因期滿回家時,看護及老人家都相當不捨,「最後一位看護在父親的喪禮上,哭得稀里嘩啦的!」
     

    (圖片來源:freely photos)

    離鄉背井,甚至放棄與家人相處的黃金歲月,外籍看護為台灣子女、家屬照顧老人、失能者,除了應得的薪資,也應該獲得尊重及感謝。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強調,正義的長照體系,「應保障所有人在長照過程中,不被傷害或被剝削,」包括這些二十年多年來,彌補台灣長照體系空缺的外籍看護,他們多年低於基本工資的薪資、許多未合法給予休假的惡劣環境,「應該更積極改善。」
     
    大部分與外籍看護相處融洽的家庭,那些看護多半擁有較自由的空間、休假以及尊重。
     
    即便是本國籍看護,甚至是居家照顧服務員(居服員),都可能因生活、照護習慣不同,與被照顧者或家屬出現摩擦,更別說外籍看護的生活習慣、語言甚至宗教習俗,與我們相差甚遠,難免需要更長的磨合時間。
     
    台灣失智症協會祕書長湯麗玉提醒,除了本來就有語言、文化隔閡,由於國內外籍看護多半未接受過專業的照護訓練,在照料長輩生活起居及照護階段,恐怕難以應付長輩失智、失能進程的變化,尤其是失智,連已有近十年教育宣傳的台灣社會,仍有許多人不了解失智的徵兆以及照顧方式,「更何況是以前沒照顧過老人的外籍看護?」
     


    ▍  齟齬背後

    湯麗玉舉例,偶有老人家毆打外籍看護的新聞,若更進一步追查,很可能是長輩出現認知功能障礙,這是失智症的一種癥狀,加上有時失智者會誤解他人,例如:以為別人要危害他們或偷錢等,因而有所反抗。若不理解這是疾病造成的認知問題,很可能會導致外籍看護及家人們的誤會、不和。
     
    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家總)等社福組織強調,不減少外籍看護的使用量,台灣人習於使用外籍看護,我們的長照系統就難以健全及茁壯。
     
    日本比台灣更早面臨、也更早準備面對這個問題。基本上,日本原是以本國籍看護為主要照護人力,但後來同樣也面臨人力不足的困境,二○○八年才開始開放外籍看護的申請。
     
    「不過,外籍看護及護理師要到日本,門檻很高,」陽明大學衛生福利研究所教授、衛福部前次長李玉春說,必須先通過困難的國家考試、接受訓練,才可以真正上線服務。



    更多《台灣長照資源地圖》相關文章

    照顧者是夥伴,不是傭人,也別忘了給自己休息,才能走更遠的路

    長照是長期抗戰!請謹記:照顧別人前,請先照顧自己

    長照有多燒錢?到底多少錢才夠用?

    長照不只是一位長輩的需求,你所遺忘的社會角落

    本文經天下文化同意後轉載,更多本書的精彩內容,請按此了解更多
     

    ―――
     

    ◎愛長照謝謝您長期的支持,如果您對內容有任何疑問,或想提供更多更新的長照資訊給我們,歡迎聯絡我們:8525icare@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