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世界只剩一張床的寬度……愛,要在來得及時告別-心寬法師


      

蓮花基金會        

52668 人瀏覽

楷楷的母親從首次恨意滿滿的氛圍到這次坦然告別的轉述過程,我深深感到這位母親宛如已蛻變的蝴蝶,飛向天光,化成繁星!

文/台北榮總共照臨床佛教宗教師 心寬法師
(作者為台北榮總共照臨床佛教宗教師)
 
冬末初春了,陽光稍露點善意,但空氣中仍滲著令人寒顫的冷意。

「......我現在好醜哦?師父?」這是楷楷第一次見到我的第一句話。
   
罹癌後的異體移植手術,因不斷出現排斥現象,讓他本來俊挺的臉相變得黝黑還帶著黃赫色,甚至鱗狀的脫皮痕跡佈滿整張臉與全身。

「我好感謝我的媽媽!但也最對不起她,因為我不聽話愛熬夜,才把自己身體搞壞了......」

 

(圖片來源:pixabay)
 
楷楷二十七歲,碩士畢業,美好前程正要開展,去年一場莫名不退的高燒,他的世界從此只剩一張病床的寬度!媽媽的痛,摧毀了世界,眼下也只剩楷楷一人!

「這孩子善良,總照顧到我的心思。小學到碩士,未參加過畢業旅行......一本畢業紀念冊也沒買......只因怕增加我的負擔。師父,我的心好痛啊......」

楷楷小五時,先生外遇而離婚。她獨自一人挑起生活重擔。

「......有一回我在外奔波遲遲未歸,手機裡,留著楷楷四十多通的來電和語音。」楷楷常說「我是一家之主,我要照顧媽媽與弟弟。」從此就這樣擔著,不肯卸下。一直到罹病前,也還無法諒解求去的父親。
 
「這麼單純、貼心,不伎不求的孩子,為什麼就是活不下來?老天爺,為什麼啊......」母親的吶喊,越過天際,響徹夜空,偏偏穿不透三世的業牆。
 
「......這個月以來孩子從能坐、能站到全身癱軟......裹著尿布......神色驚恐......我恨哪!師父,恨啊......」母親捶心肝,質問蒼天!
 

(圖片來源:pixabay)

 
楷楷去年移植手術後,心跳速度無法有效受到控制,一度被判瀕死。楷楷絕望的說「我被玩完了!」母子倆不得不連夜轉院,另尋生機。至今,夜裡,楷楷還會在驚惶中醒來,狂喊「玩完了......」
 
幾番折騰,心跳、發燒等漸漸控制,好不容易盼得出院回家,來不及溫熱床舖,天沒亮又衝來醫院。高燒才見退,又來!
 

生命,始終按照自己的進度在行走。如此令人窒息的節奏,楷楷已顯疲累,母愛的韌度更形窘境!   
 
今晚,電視頻播酒駕肇事新聞。想到心頭肉瞬間在眼前驟逝,這些父母連一聲告別都來不及說出──楷楷的母親著實驚心了!
 
關掉電視,楷楷想睡,母親卻異常的拉住他的手,輕輕撫在自己的臉龐要求:「先別睡好嗎,楷楷?跟媽媽說說話,今晚......我好想與你說說話......」


(圖片來源:freeimages)

 
有那麼一絲領悟神光,竄進彼此的心底......
 
「我想回家,媽媽!不要再治療了......我好累好累......」楷楷首先破題。
 
「可是......這裡的醫師都沒有放棄你耶?你看醫師每天一早第一個就是來看你。」母親的不捨還是不捨。
 
「我......對不起您......我沒有把您照顧的很好......以後......就更......」
像斷線的環珠,串不上來了。
 
「不不,孩子,你已經做得太好了,我要感謝你,真的。有你,我好幸福,你是我的天,我的菩薩!」
 

母親在孩子手掌上來回撫摸,再輕輕地,將這隻漸顯枯萎的手放回被窩裡。
 
「只是......如果,有一天......」她喉頭一陣緊縮,「......你看到觀音菩薩......或是阿彌陀佛,你就......」深抽一口氣,再壓低呼出的力道,試圖不要驚嚇了心頭肉,
 
「......你就跟著佛菩薩走,一直走、一直走......頭也不要回的走!......千萬別回頭啊!」四目相觸,生與死正在交光!

 
「......記得,要放下......放下媽媽,還 要放下弟弟......不要掛念,不要回頭......知道嗎?」
 

母親的指甲使力掐進姆指凹處的虎口穴,一道痕,深而滲血!就想藉住一點支撐說話的力量。
 


「......你是好孩子,一定會到更美好的佛國世界。待在菩薩的身邊,我就放心了......」
 

以為楷楷在暗夜裡沒看見妳在泣血嗎?
 
「......媽媽,妳放心,......我每天,還是會醒過來的......妳放心,好嗎?」
 

時而清澈,時而混沌,情識像個頑童,總是耍弄著人性的脆弱!
 
「啊......師父,我說出口了,終於說出來了!」兩道熱淚從已乾竭的眼凹處滾滾滑落,她直挺的背脊再難撐起,俯首,整張臉埋進師父的掌心裡嚎哭一場!
 
楷楷,依然在沉睡中!
 
楷楷的母親從首次恨意滿滿的氛圍到這次坦然告別的轉述過程,我深深感到這位母親宛如已蛻變的蝴蝶,飛向天光,化成繁星!
 
她從新聞事件中,領悟出再難逃避的實相已迫在眉睫。說出不捨,好好告別,反而釋放了自己,也使楷楷的承擔獲得解套,更指引孩子尋向三寶依怙給予來生期待。
 
重要的是,母與子的彼此牽動,扶回了正念,逆轉生死的困惑。

 
 
(圖片來源:pixabay)

本文經同意轉載自-生命雙月刊/陪伴者手札105年7月號138期




繼續閱讀:

1. 死亡帶給我的禮物:好好去愛、盡興地活

2. 「生命長短不重要,而是要活得精彩!」快樂長壽更有意義


蓮花基金會
https://www.ilong-termcare.com/Expert/Detail/24
點此了解蓮花基金會>>
 



更多福利補助、長照資訊,每日傳遞給您,
快來加入愛長照Line↓


      

關鍵字
蓮花基金會    心寬法師    台北榮總共照臨床佛教宗教師    告別   



愛長照謝謝您長期的支持,如果您對內容有任何疑問,或想提供更多更新的長照資訊給我們,歡迎聯絡我們:
service@ilong-termcare.com


最多人關心
1失智症不是只有阿茲海默症,容易出現精...
2郵局養老險、高雄榮總暖心藥袋、北市為...
3老屋改建,政府有補助-「臺北扶老.軟...
4除了身體健康,你的心,也需要被呵護-...
5你癢我也癢的 – 疥瘡(懶人包)





© 2016 i Long-term care All Right Reserved.



會員註冊

忘記密碼/重寄認證信

請輸入您的註冊電子信箱
系統將重新寄送「忘記密碼」信件
至您的電子信箱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