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老化」到「好好活著」的啟示 面對高齡化,為何要以英國為師

    4119 人瀏覽
    「當你不能決定未來時,你唯一可以改變的就是自己。」面對整個社會的高齡化,面對自己或親人的晚年生活,會呈現怎麼樣的面貌,端看你我是否願意放棄既定的思維和想像,重新看待老年的可能,並積極做出不同的選擇。
     

    文/銀享全球 楊寧茵

     

    1960年代,台灣正處於經濟即將起飛的時期,當時65歲以上的所謂高齡人口只占總人口的2.47 % ;而西歐許多已開發國家,卻已經在面對人口高齡化的問題,當時的英國65歲以上人口為11.72%。
     

    台灣呢?我們甫於2018年3月正式邁入高齡國家之列,表示超過65歲的人口占人口比的14%,而且預計在2025年達到20%;英國於1970年代正式進入高齡社會,但在將近50年後的今天,也還在這個階段。

    英國雖然早早就成為高齡化國家,但因為人口和移民政策因應得宜,相較於高齡化和少子化夾擊的台灣,人口轉變來的又急又快,英國是緩步邁向超高齡國家之列。

     

    事實上當台灣在8年後變成超高齡社會時,英國的高齡人口比率會比我們還低…
     

    因此,在高齡化的歷程中,英國政府、社會和人民,比台灣有更多的時間和機會去嘗試、調整,從錯誤中學習並進行改進。

    這些經驗和過程或許不盡然完全美好,但卻是最真實的實證體驗,勝過任何的教科書案例和假設,而這些經驗也成了英國在高齡化過程中,貢獻給世人最具價值的回饋與內容。
     

    當台灣面對高齡化社會的到來,因應方式還圍繞著傳統的照顧思維,認為照顧就是提供無微不至的照顧,認為照顧就是把對方保護得好好的,認為長者需要是更多的人手和更多的照顧,認為長照2.0是面對高齡社會的唯一解方…...
     

    長期照顧

    (圖片來源:istock)
     

    英國用半世紀的高齡化歷程告訴我們:上述做法終將失敗。

     
    多次帶領參訪團到英國考察銀髮新創服務的銀享全球執行長蔡昕伶說,英國的高齡化歷程較長,的確讓他們有較充裕的時間準備,再加上出生率不若台灣這麼低,他們對於高齡化社會比較可以用平和而自然的方式去面對。

    而不像台灣總是處於一種「急救式」的狀態
    只想要趕快找到解決方法然後止血包紮。
     

    「他們已經見識到高齡者不是一個群體,而是各自有各自的需求和特質的一群人,不管是健康的、亞健康的、有慢性病、體弱的、失能者、失智者,或是有憂鬱者…...

    不會只用「變老」、「變弱」來一言以蔽之;而且不管他們是處於什麼狀態和層面,都不是看aging(老化) ,而是專注在living(活著),而且是living well(好好活著)。」

     

    這個看法的出發點非常重要,因為這樣在設計提供給長者所需的服務時,就不會一味地專注在「治療」生理及身體症狀,而更從他們的社會需求出發,建立連結。
     

    失智症
    (圖片來源:istock)
     

    「living well,很重要的就是建立連結。近年來歐美國家非常強調孤獨對於個人健康的危害,有研究顯示:孤獨對健康的影響,甚至超過一天抽15根香菸。

    因此英國特別設立孤獨部長(Ministry of Loneliness),希望透過政策制定和各種方式來減少長輩的孤獨感,增加社會連結。」

     

    蔡昕伶還說,英國最大的長者服務組織Age UK 的座右銘:就是Love Later Life(熱愛晚年生活),因此與其強調照顧服務,他們更強調如何「提升幸福感」,並以此做為其「個人化整合照顧服務(Personalized Integrated care)的核心價值和目標。
     

    Age UK 的計畫推動多年取得多項實證,其經驗充分顯示:

    長者需要的,不是更多的醫療、藥物,而是「幸福感」,這來自於用心陪伴、更多的社會參與和連結、更多機會幫助他找到生命意義。

    燃起「想要為自己而活」之想望的照顧夥伴;這類照顧夥伴不是高學歷的各式醫療專業人員,而是懂得同理的個人獨立工作者和充滿熱情、願意付出時間和精力的志工。


     

    ▍ 產官學研全力投入,創新的失智照護與研究列為國家要務
     

    面對席捲全球的失智海嘯,當我們還在擔心這個病沒有藥醫,擔心著這個病有多難對付而陷在悲情和恐懼中,只想一味用藥物來作為主要介入手段,英國早已步入不同階段。
     

     
    2013年時任總理的卡麥隆發表「挑戰失智症宣言」(Prime Minister’s Challenge on Dementia),強調2020年之前,英國要用大量的資源和全新的角度來支持失智相關研究、建立服務支持體系並建構友善環境,使其成為全球第一。

     

    而日前宣佈投入一億美元協助進行失智研究的全球首富比爾蓋茲,也把大筆研究經費給了英國的Alzheimer’s Research UK。
     

    而各式各樣新的失智照顧可能和不同方式的創新,也因為這樣的政策和經費支持而開始浮現,例如Dementia Adventure為失智者及其照顧者設計專屬親近大自然的戶外旅遊行程,強調除了藥物,原來大自然、藝術、音樂是更佳的藥物。

    用創新的思維和作法,為失智者創造方式連結彼此,親近自然同時探索生命的喜悅,重新找到生命的意義與為人的尊嚴。

    在旅程中透過行為的同理,讓失智者和家屬得到真正的喘息,並建立起失智友善社區。

     

    失智友善社區

    (圖片來源:Dementia Adventure網站)



    ▍ 設計志工銀行的最佳借鏡 — Give & Take
     

    志工時間銀行近年來在台灣長照界是另一個熱門話題。眼前有這麼一大群體力、能力、智力和財力都相對充裕的戰後嬰兒潮世代,他們是人類歷史上第一個活得這麼健康又這麼久的世代。面對長壽人生,透過照顧存摺的想法來為未來的生活做準備,難道不是一個好點子?

    現在有空時多多付出、照顧別人,以後需要時可以提領,這和中國人的積德福報是一樣的概念,但為什麼這麼多組織想要推動都無疾而終,這麼多人對於這個好點子到現在都只是紙上談兵?這裡頭有什麼奧妙或細節?

    看看英國的社會企業Give & Take如何做到。他們還因為這個模式的成功得到英國國家級長期照顧變革(Long Term Care Revolution)基金的挹注。

     

    當我們一方面有著全世界最棒的健保制度,一方面卻也看著這個制度因為過度方便而遭到許多浪費,甚至製造出血汗醫護人員。

    英國已經聯手管理學大師麥可波特(Michael Porter)以及哈佛商學院,企圖透過價值導向來促進健康照護服務的選擇和競爭,重新定義健康醫療產業的價值,也找回從業人員的尊嚴,而名為ICHOM(International Consortium for Health Outcomes Measurement)的智庫就是這個努力的領頭羊。

     

    藝術實踐

    (圖片來源: Meet Me at Albany 網站)



    ▍ 用藝術來取代照顧 — Meet Me at Albany

     

    當我們談到照顧,都還停留在技術和手段:怎麼翻身、拍背,包尿布;英國在面對高齡者時,看到的不只是他們的醫療需求,更多是他們的社會和心理需求。

    為了打擊孤獨,他們強調透過各種服務為長者建立連結,唯有建立社會連結才能有健康的心理和生理。

    這就是「Meet Me at Albany」的由來,這項由Lewisham市委員會和藝術中心及組織,三方協力,為社區長者創造,學習其透過藝術實踐,豐富活躍、衰弱、或孤獨長者的生活和連結。

     


    ▍ 邁向高齡化,照顧思維亟待翻轉,汲取先行者的經驗是要務

     

    面對高齡,我們一方面想著自己老了一定不要被照顧,一方面又用最傳統的思維和方式,照顧著我們身邊的長輩;也許怕他們跌倒或受傷,我們剝奪了他們出門社交的機會。

    為了讓自己安心,或是盡孝道,我們聘請20多萬的外勞大軍,為我們的家人提供無微不至的照顧,但卻也因此導致長者失能的狀況更嚴重、幼兒變得無能… 凡此種種,都是因為我們的照顧思維早已跟不上時代。


    現在的長者就是未來的我們,誰喜歡一直被限制?誰願意只是一直按著別人的方式而活?我們說長者沒有想法,他們就是喜歡被用這種方式照顧,所以我們來替他們決定就好。這是真的嗎?還是我們從來沒有認真理解過他們的想法?

    照顧思維早已翻轉。所謂陪伴,不是有人看著就好;所謂照顧,不是保護著他,讓他什麼都不做… 要做到復能與賦權,我們一定要把對方看成一個獨立的個體和有能力做的人,台灣長者的臥床率和失能比例這麼高,到底是誰造成的?
     

    陪伴
    (圖片來源:istock)


    大部分人面對老年總是惴惴不安,因為覺得老年的情況,包括變弱、臥床、生病等種種情境似乎無法避免。借用奧地利心理學家Viktor Frankl的名言來:「當你不能決定未來時,你唯一可以改變的就是自己。」

    面對整個社會的高齡化,面對自己或親人的晚年生活,會呈現怎麼樣的面貌,端看你我是否願意放棄既定的思維和想像,重新看待老年的可能,並積極做出不同的選擇。
     

    面對高齡社會帶來的種種機會和挑戰,我們一定要理解:這不只是政府的事,也不只是社福組織或衛生單位的事,更不是企業的事,而是你我的事,因為我們都會老,這件事情無法避免,但未必一定要灰暗與悲情。

    從「老化」到「好好活著」,要從現有的體系中,重新建構出新的價值漢方法以因應這樣的思維轉變,英國經驗也許可以讓我們少走一點彎路,為正在為高齡社會找出新方向的台灣,提供前瞻思維與借鏡。

     

    原文經銀享全球同意後轉載,原文請點此

     


    繼續閱讀:

     

    1. 「在地老化」不是口號,看看瑞典、德國和日本怎麼做

     

    2. 失智阿嬤在超商做「高齡服務生」 老顧老也能是「上流老人」

     

    銀享全球

    銀享全球是一家為銀髮相關組織和企業提供國際交流與行銷服務的社會企業。
     
    銀享全球以落實「活躍老化」與「在地安老」為宗旨,希望能創造一個國際化平台,加速銀髮相關的知識分享,鼓勵並協助台灣銀髮產業的發展,讓台灣成為亞太區銀髮創新的基地。

     

     


     

    愛長照謝謝您長期的支持,如果您對內容有任何疑問,或想提供更多更新的長照資訊給我們,歡迎聯絡我們: service@ilong-termcare.com

  • 更多福利補助、長照資訊,每日傳遞給您
    快來加入愛長照Line↓


        


愛長照謝謝您長期的支持,如果您對內容有任何疑問,或想提供更多
 新的長照資訊給我們,歡迎聯絡我們:service@ilong-termcare.com
  • 愛長照定位:解決照顧者疑惑的社群、整合長照專業者的論壇、關心長期照顧者的媒體
  • 愛長照宗旨:希望,互助,愛心,陪伴
    • 愛長照訂閱電子報
    • 追蹤愛長照
© 2016 i Long-term care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