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國鳳專欄】江南小村的「抱團共老」,合雇廚子、園丁、清潔工,未來養老新選擇(下篇)

    4175 人瀏覽
    不管朱家的「抱團共老」能否長期走下去?老人們能否在這個江南小村留下美好的印象?我認為,他們是在為社會上的眾多老人、準老人,進行一種新嘗試,嘗試的過程與結果,都有很大的參考價值。

    上篇請看>>江南小村的「抱團共老」,合雇廚子、園丁、清潔工,未來養老新選擇
     
    餘杭小村的「抱團共老」,其實是在為一種養老新模式「摸著石子過河」,我從2017年5月一路追蹤相關報導到2018年9月,我很想知道,這次的實驗結果反應如何。
     
    一位入住的老先生說,「抱團共老,硬體、軟體,缺一不可」,他認為,朱家兩者兼具。
     
    硬體是指各種設施。首先是每一間都是套房,不只可以保障隱私,還能避免眾人搶衛浴的窘境。其次是套房裡都附有空調、電腦、網路、電視,方便個人獨處時的打發時間。
     
    他也很讚賞寬敞的院落,方便老人活動筋骨,想打拳、想散步,彼此互不干擾。
     
    他所指的軟體則是「房東夫妻」,他強調這種共住養老的模式,房東夫妻要有很強的溝通能力。因為入住者來自不同環境,又彼此互不認識,很容易因為一些小事就互不相讓,這時就需要房東夫妻出面折衝協調
     

    歸納入住者最欣賞的優點有:入住便宜、空氣好、飯菜好、有人陪著打麻將。就以「入住便宜」來看,除了每月房租外,入住者還要按使用比例分攤伙食費、水電費,但是加總下來,每月每人平均二、三千元人民幣,他們普遍認為,「比住養老院划算」。
     
    老後生活
    (圖片來源:photoAC)
     
    除了這些入住者提到的優點,遠在臺灣、身為局外人的我,也觀察到朱家的「抱團共老」模式,其實還有五種共享優點。
     


    ▍優點1:共享專業
     
    屋主朱榮林曾提到:「特別幸運能認識這麼多房客,他們都是不同行業的專家」。譬如有的房客原先是電信業,網路方面的問題,大家都會跟他請教。
     
    還有一位房客是木匠,看到露台地板有多處破損,會拿起榔頭直接協助修整。我印象特別深的還有一位紀錄片導演,入住者如果想要活到老、學到老,學習拍攝一部記錄作品的話,不是可以就近請「芳鄰」指導嗎?
     


    ▍優點2:共享物資
     
    朱家雖然大部分的開銷是實施「AA制」,也就是分攤計算,但是也有不少物資是無償享用。譬如有房客自製一大壺藥酒,放在餐廳角落,等於是想要養身、補身的室友們的「福利」。
     


    ▍優點3:共享援助
     
    有一位金阿姨不慎摔傷骨折,因為金阿姨的先生腰不方便,其他入住者趕緊送她住院。據聞,住院的一個多月,別墅裡的老夫妻們自動輪班照顧。
     
    出院後回到別墅,一位俞阿姨自願來幫金阿姨擦澡、洗澡。後來俞阿姨半夜身體不適,換金阿姨陪俞阿姨去醫院急診。
     
    銀髮住宅
    (圖片來源:pexels)
     
    共享援助,讓老人們彼此都有了照應,我認為,這是「抱團共老」最可貴的優點。因為變老、變弱,各種意想不到的狀況會層出不窮,老後有一個共助網絡,才是最大的安心。
     


    ▍優點4:共享生活
     
    報導中提到一位蔣爺爺,喜歡歌唱、創作詩歌、練書法。入住後發現對門的范爺爺,是美聲男中音,於是兩位老人家一起練唱,一起感受到「共享生活」的樂趣。
     
    現在世界各地已經陸續出現「共享公寓」,但對象大多是訴求年輕人,年輕版的共享公寓,很擅於設計各種共享生活的點子。相較之下,朱家的「抱團共老」,似乎共享最多的,只是那張大餐桌。
     
    因為根據某篇報導的內容:「他們很少有大的集體活動,吃完晚飯,大家出去散步半小時。散完步,大家關上各自的房門,一天又過去了......」。
     
    雖然「民以食為天」,但是吃飯後各自解散,沒有進一步的交流與「共享生活」,是否也可惜了同一個屋簷下的契機。
     
    了解優點後,當然也要關注缺點,入住者主要反映「離市區太遠」。想要找老姊妹、老哥兒們喝茶聊天,交通很不方便。鄉下活動地方少,「每天就這麼悶著,時間長了,就會待不住。」這是某位入住者的心聲。
     
    老人更擔心的是,入夜後身體若有不適,叫不到出租車,只能求助救護車老遠奔來,返回市區醫院又是漫漫長路,會不會延誤送醫?這些現實問題,都可以讓其他想在鄉間養老的人士作為參考。
     
    第二人生
    (圖片來源:photoAC)
     
    有人「抱團」、當然就會有人「退團」,我整理了上路一年來搬離朱家的各種原因。包括有:

    1.長輩生病,要返鄉照顧。
    2.老煙槍耐不住菸癮,主動搬離。
    3.自理能力出現問題。
    4.飲食習慣不合。
    5.沒找到聊得來的。
    6.相處出現嫌隙。
     
    關於嫌隙,有血緣的家人都不免產生嫌隙,何況是下半生要一起共老的外人?前篇提到「抱團共老」的先驅:張阿姨,曾經一再提醒朱榮林夫妻要擬一份「結伴養老協議書」。
     
    據報導,協議書裡有要求「不要講人閒話」;也有要求「要能包容」。如果大多數房客都對某對夫妻有意見,他們有權要求難搞的房客搬離等等。但是考慮再怎麼完善的協議書,都跟不上人性所產生的各種狀況。
     
    雖然入住的老人都會和來訪的媒體強調:「一起結伴養老,關鍵是不計較。」其實「不計較」這三個字也最難做到。
     
    成語裡有一句「三人成虎」,我認為,三人不只可以成虎,三人還可以形成一個「小江湖」了。更何況朱家「抱團共老」的成員還多達十三人,人際關係更為複雜。
     
    我們且來看看朱家莊園裡,到底產生過哪些嫌隙?這些真實情節,都有助於社會對於「抱團共老」的正確期待。
     


    1. 共餐時產生的嫌隙
     
    譬如一條黃魚,最肥美的部位是肚子,有人一上桌就先下手為強。手腳慢的、禮讓別人的,總會發現到,好料都已被掃蕩完畢,時間久了、當然嫌隙就會產生。
     

     

    2. 輪值時產生的嫌隙
     
    譬如有人該輪值服務時,就老是用各種理由「溜號」。還有輪值買菜時,也會產生嫌隙。因為村子附近就有一個小市場,品項雖然較少,但是騎單車就能到。
     
    鎮上的菜市場品項多,但是要搭公車往返。專程跑到鎮上採買的人,就要求報銷公車車資,於是「太會計較」的嫌隙,就因此產生了。
     


    3. 使用公共區域產生的嫌隙
     
    雖然每對夫妻檔都住的是套房,但是房間待久了,總是氣悶,於是有的老太爺喜歡到客廳看電視。
     
    特別是夏天,乾脆短褲、赤膊躺在客廳沙發看電視,這種「把全家當作你家」的行為,自己的老太婆早已習慣,但是別人家的老太婆,可能就會看得刺眼。
     


    4. 開銷分攤產生的嫌隙
     
    暑熱穿太少會產生嫌隙,寒冬也會。有的老人擔心寒氣造成心梗或腦梗,待在自己房裡時,習慣打開電熱器。電熱器相當耗能,因為朱家莊園的電費是平均分攤,沒用電熱器的老人們,當然就會有意見了。
     
    銀髮住宅
    (圖片來源:pixabay)
     

    5. 打麻將產生的嫌隙
     
    老人退休後喜歡「摸八圈」,朱家莊園的共老團,當初也是希望會打麻將的優先。但是上了牌桌後發現,牌技不好的會被嫌,牌技太好的也會被嫌。據報導,某位老人有一次牌局贏了一、二百元人民幣,就有牌友背後批評「作弊」、「耍陰招」。
     


    6. 自我優越感產生的嫌隙
     
    階級意識就像是「房間裡的大象」,不會有人承認,但卻一直存在。學歷、職場地位、累積財富多寡、甚至是兒女成就,都會形成無形的階級差異。
     
    譬如杭州市裡有兩套房的,不免就會認為自己比只有一套房的、無房的高人一等。於是有老人會說出:「如果是在社會上,像他們這樣的人,我是不會打交道」的話。
     
    這種話一但傳到當事人耳中,嫌隙當然就會產生了。於是不免會像林黛玉在紅樓夢中說的:「這個地方是住不得了」。
     
    其實還有更多的嫌隙,是「族繁不及備載」,不管朱家的「抱團共老」能否長期走下去?老人們能否在這個江南小村留下美好的印象?我認為,他們是在為社會上的眾多老人、準老人,進行一種新嘗試,嘗試的過程與結果,都有很大的參考價值。
     
    銀髮住宅
    (圖片來源:photoAC)
     



    繼續閱讀:

    1. 我的晚年我做主!不靠孫兒,這些英國熟女們打造出自己的「慢活俱樂部」

    2. 當無殼蝸牛老了,怎麼才算「安居」?臺灣老人可以怎麼住


    專欄作家|朱國鳳
     
    點此了解朱國鳳>>
     
    -


  • 更多福利補助、長照資訊,每日傳遞給您
    快來加入愛長照Line↓


        


愛長照謝謝您長期的支持,如果您對內容有任何疑問,或想提供更多
 新的長照資訊給我們,歡迎聯絡我們:service@ilong-termcare.com
  • 愛長照定位:解決照顧者疑惑的社群、整合長照專業者的論壇、關心長期照顧者的媒體
  • 愛長照宗旨:希望,互助,愛心,陪伴
    • 愛長照訂閱電子報
    • 追蹤愛長照
© 2016 i Long-term care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