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可以重來,我不想過這樣的人生。」三代間的緣聚緣滅-演皓法師

    22547 人瀏覽
    個性慢熟的薔薇終於願意和師父多說一些話,她說:「如果可以重來,我不想過這樣的人生………我愛女兒,也很想見女兒。」

    文/台中榮總、苗栗為恭醫院臨床佛教宗教師 演晧法師
    (作者為台中榮總、苗栗為恭醫院臨床佛教宗教師)

    那天初見她——美麗的薔薇。文文靜靜、冷冷淡淡的,讓人不容易親近。
     
    這位戴著亮麗紅框眼鏡的女孩,去年八月在大陸診斷罹患大腸癌,當時曾在某醫院作緊急開刀,然後轉回台灣的醫院作治療。短短數月間,因為腸阻塞疼痛而至急診求治,進而轉入緩和病房作症狀控制。
     
    她滿心期待症狀緩解,婉拒社工人員的介入陪伴,更不願意藉由 「安心卡」(美華慈心關懷聯盟推出類似撲克牌的「安心卡」,讓人在輕鬆的氣氛中思考生命末期議題)表露自己對死亡的準備,內心只是深深篤信台灣醫療的先進和治癒機會。
     
    她不多語,得閒或精神好些時,總是滑著手機看影片,不喜歡與團隊人員互動。師父簡短的問候:「主任是很棒的醫師。腸阻塞的症狀,先讓大便暢通是當務之急。妳放心,好好安心養病。」她認真地點點頭,沒有明顯的情緒表現,而我知道這是她唯一關心的話題。
     
    將近兩週的醫病努力,用盡各種處置,仍是事與願違,「腸子」百分之百不通就是不通,病人的無奈全寫在臉上,也讓醫護人員感到挫敗和沮喪。
     

     (圖片來源:pixabay)
     
    薔薇體內的黃疸逐漸滲透在皮膚裡,讓原本羸弱的身軀更加枯黃疲憊,加上嘔吐、腹痛、夢囈,病情明顯走下坡。師父幾度探視,病人皆在嗜睡中。
     
    從照服員處得知,病人的父親幾乎天天來探視,有時用電話關心,病人也不太理睬,彼此的關係很微妙,而其餘家人則都未曾出現。
     
    住院第二十六日,照服員來找我,轉述:薔薇昨晚夢(看)見一個陌生人走到床邊,令她感到恐懼害怕,她希望師父去探視,給予安定的力量。

    我直覺這是走進薔薇心靈的契機,趕緊把握因緣去探視。首先,我表達一直以來默默對她的關心,或許因為是出家人之故,她似乎領受到我的真誠。

     
    (圖片來源:Kristina Paukshtite-stocksnap)
     

    言談之餘,她突然問道:「我還可以活多久?」
     
    我反問她:「妳想活多久?」
     
    她不假思索的回答:「越久越好。」
     
    我再問她:「為什麼想活這麼久?」
      
    她回答:「想陪爸爸。」神情中,我感受到「爸爸」對她的重要;病人在死亡恐懼之餘,還想好好活著。
     
    這樣的靈性議題,我的心靈處方箋是——「只要把心安定下來,就可以超越身體的不舒服。因為人不能一心二用,當心繫佛號,就無恐懼佔心。」
     
    於是我給薔薇一串手珠,告訴她:「心若不安就聽佛號,持佛名,依靠佛菩薩的力量,請佛菩薩來保護妳,繫念佛號安住心念。」病人歡喜接受。
     
    我藉機提出請求:希望病人向父親表達內心的想法,病人也答應。她也有一個心願,希望師父轉達姊姊:「請姊姊好好照顧爸爸。」薔薇終於打開心門,願意面對病情和家人作愛的連結,開始作「死亡準備」。   
     
    因緣巧合,師父和薔薇談話後,案父正好來探視。病人延續著方才柔軟開放的心情,馬上向父親說:「感謝爸爸的照顧。」   
     
    父親卻冷冷的回答:「自己做過的事,自己承擔。妳就放下吧,跟菩薩好好去修行,換個身體再回來。」父女間一冷一熱的情緒完全沒有對焦。師父和案父懇談。案父娓娓道出,家庭的人際互動。
     


    (圖片來源:pixabay)

     

    案父單親扶養孩子,兩個女兒因金錢往來失和,讓薔薇留學澳洲,結婚、失婚,幫薔薇扶養女兒,提供薔薇金錢,只希望不讓女兒受苦。如今面對薔薇的生病歷程,除了負擔醫藥費,心理壓力也很大,常常得服用藥物才能入眠。
     
    我除了傾聽,還是默默傾聽。

    這位父親總結著自己所做的一切:「我愛女兒的心是對的,或許方法做錯了,害了她一生。」我聽見了一位慈父的心聲。她們父女間的親情關愛是存在的,而且是真心真意的。但是,當彼此面對面可以表達關懷時,卻總是如此淡漠。薔薇和女兒亦是如此,三代親情之間有莫名的疏離。
     
    原來,薔薇在女兒兩個月大時離婚,把女兒帶回娘家,由父親支出費用請保姆照顧。如今女兒八歲,和薔薇見面的次數少之又少。
     
    薔薇常年在大陸工作,生病時,曾經由案父帶著女兒,去大陸探望住院開刀的薔薇。母女相見時也是陌生和畏懼的,小女孩回到保姆家有別於平日吱吱喳喳的談話,隻字不提探望媽媽的事,小女孩心中的想法就像一團霧。
     
    個性慢熟的薔薇終於願意和師父多說一些話,她說:「如果可以重來,我不想過這樣的人生………我愛女兒,也很想見女兒。」




    但此時,女兒就是不願意來探望薔薇。法師趁著薔薇精神不錯,問她要不要作一張卡片送給女兒。她欣然答應,認真地把思念女兒的心意融入在卡片上。有大心圈小心,中間嵌入「平安」的貼紙、指印……此時薔薇已無法正確的拼出女兒的英文名字。
     
    完成卡片已是傍晚時分,感覺到薔薇的心情愉快。
     
    案父下班來探視,我們藉此因緣,三個人拿著卡片一起合影。薔薇淡淡的微笑,案父則神情安詳。
     
    薔薇向師父道謝,案父向師父保證:「一定會把這張卡片轉交給薔薇的女兒。」三代親情的連結,一切盡在此畫中。
     
    薔薇的人生的確有許多不圓滿。在不圓滿的生命中,花瓣逐漸凋零,即將剩下光禿的枝椏。在幾片僅存的花瓣中,飄散著淡雅幽香,為自己的生命作最後的註記,為延續愛的能量而盡力。


    本文經同意轉載自-生命雙月刊/陪伴者手札105年1月號135期




    繼續閱讀:

    1. 生命的秘境-我如何克服面對死亡的恐懼呢?-諮商心理師 陳乃綾

    2. 安寧療護的起點:如實的面對死亡,展開生命告別


    蓮花基金會

    點此了解蓮花基金會>>

     




  • 更多福利補助、長照資訊,每日傳遞給您
    快來加入愛長照Line↓


        


      • 佛教公益機構 蓮花基金會
      • 【第一個以臨終關懷為宗旨,推動生死教育的佛教公益機構】 有鑑於末期病人在醫院得不到適切照顧,嚴重影響善終品質抱憾而終,以致生死兩不安;一群學佛的醫事人員、教界法師、學者及志工朋友,為喚起各界對重症末期病人的支持與關懷,乃於1994年成立了「財團法人佛教蓮花臨終關懷基金會」(簡稱:蓮花基金會),期盼推動人性化的醫療服務,用愛與尊重來幫助末期病人及家屬,無憾且泰然走過生死大關。

        為使會務發展更為廣闊多元化,本會於2007年12月更名為「財團法人佛教蓮花基金會」,會務目標由原有的「臨終關懷」領域繼續深耕外,並將眼光放大擴展至「全人關懷照顧、整體生命教育」,立足於過去既有的基礎上再接再勵,希冀更上層樓、再締公益佳績。

        官網:http://www.lotus.org.tw/index.asp

        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LotusHospiceCareFoundation/?fref=ts
      • 悲傷何時會結束?談悲傷輔導 -《生命的執

        悲傷就像一杯水,記得有時要倒掉它 -《生

愛長照謝謝您長期的支持,如果您對內容有任何疑問,或想提供更多
 新的長照資訊給我們,歡迎聯絡我們:service@ilong-termcare.com
  • 愛長照定位:解決照顧者疑惑的社群、整合長照專業者的論壇、關心長期照顧者的媒體
  • 愛長照宗旨:希望,互助,愛心,陪伴
    • 愛長照訂閱電子報
    • 追蹤愛長照
© 2016 i Long-term care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