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幸運,我得的是乳癌。」生病還能帶來禮物?聽退休醫師劉秀枝怎麼說-《愛上慢慢變老的自己》

    36061 人瀏覽
    我的父母都很長壽,家人沒人得過癌症,而我的身體一向健康,生活習慣也很好,因此我想我也一定會活到九十幾歲。但是我也了解人過中年,很多器官都會開始出問題,隨時可能會生病。過了中年的我就曾想過,如果我罹癌可能會是乳癌,因為我是女性,加上沒生育或哺乳過,算是高危險群。

    作者/劉秀枝

    超過三十年的行醫生涯,到今天才知道當初學醫,其實最受惠的是自己。我心懷無盡的感恩,積極接受治療,並隨緣地接受預後的任何可能。
     

    ║ 很幸運,我得的是乳癌

    五十七歲那年,有天覺得右邊乳房有點抽痛,連在為病人看診時都明顯感覺到。本以為是神經痛,可能是帶狀疱疹的預兆,但兩個星期過去了,並沒有長出水疱,直到有一天早上洗澡時,無意中發現右邊乳房有個硬塊,摸起來並不痛,我那時候就覺得:「完了,這一定是乳癌!」
    別再管罩杯大小了!過了30歲的愛自己方式-從認識乳癌開始

    繼而一想,幸好硬塊長得靠近表面,比較容易摸得到,可以早期發現。

    當天早上八點上班,立刻打電話給我在榮總一般外科的醫師同學。他說:「你就下來吧!」超音波一掃,果然是惡性的。乳房硬塊約兩公分,屬於第二期癌症。

    我的父母都很長壽,家人沒人得過癌症,而我的身體一向健康,生活習慣也很好,因此我想我也一定會活到九十幾歲。但是我也了解人過中年,很多器官都會開始出問題,隨時可能會生病。過了中年的我就曾想過,如果我罹癌可能會是乳癌,因為我是女性,加上沒生育或哺乳過,算是高危險群。




    當時我覺得自己很幸運,因為乳房在身體表面,開刀不必動到內臟,體力復原較快,而且因為乳癌是女性常見的癌症,病人多,相關研究也多,所以化療和標靶療法的藥物研發一直在進步,治療有望。

    我本來安排要與兩位姊姊帶著九十二歲的母親,去日本福岡自助旅遊三天,怕開完刀後無法推輪椅帶母親在福岡趴趴走,於是做完該做的檢查,再等十天從日本回來後,立刻住院接受手術。


    ║ 醫生也會中「大獎」?

    我在無意中發現自己長了乳癌的事,卻讓我覺得當醫生,最受惠的其實是「自己」,尤其是由醫生變為病人的時候。

    當我住進病房,準備第二天開刀時,遇見了一位病房服務員。她看著穿病人衣服的我說:「唉!當醫生的人怎麼把自己顧成這樣?」

    我笑笑:「醫院這麼大怎麼維持?我也來照顧一下啊!」

    醫生也許比較懂得如何預防疾病,但並不表示就不會生病。只是醫生通常能早期發現自己的病症,醫療資源取得方便,而且能積極地投入治療。

    除了少數明顯的基因突變的遺傳外,大部分癌症的原因及其致病機轉仍是不明。乳癌本來就是婦女常見的疾病,以我後中年的年齡,得到癌症也不意外(時候到了嘛!),就像抽籤抽到了一樣(這是我對病人常說的一句話)。朋友們對我得到癌症都有不同的解釋,其中最窩心的是工作太忙了(其實我不覺得忙,但別人覺得我忙也滿好的),壓力太大(有嗎?),上帝要給你一個不一樣的假期(在家度假?),菩薩要你休息(這我不便拒絕)等。

     

    (圖片來源:Michael Clesle-flickr c.c.)

    ║ 當病人比當醫生容易

    懷疑自己有問題時,要找專科醫師。在同家醫院上班多年的我,當然知道每位醫師的醫術及專業素養都很好,其中一位剛好是我的同班同學。他開誠布公,把各種治療方式及預後講解一番,言簡意賅,我立刻進入情況,於是治療方針馬上確定。我對他完全信任,並且事先交代家人如果開刀中途,醫生跑出來交代一些事時,不要多問,以免延誤時間,只要聽他的就是了。

    手術後,接下來負責治療的是位年輕的腫瘤科醫師。十多年前他還是住院醫師時來本科一個月,當時就覺得他非常優秀、認真,對病人又親切。如今他專業有成,與最新醫學的進展同步,充滿自信,誠懇而親切。隔行如隔山,癌症的化療日新月異,其預後也因癌細胞的生化免疫行為而有大不同,在這方面我已落伍了。

    指著電腦螢幕上生氣勃勃的癌細胞影像,這位腫瘤專科醫師不厭其煩地向我解釋,重複幾次後,我好像懂了。我得的是一種比較惡性,預後較差的癌症;但幸好各種特殊螢光及免疫染色都顯示,剛好這些惡性癌細胞也有很強的剋星,即某些化療藥物。

    醫生說:「它們就要在你身上打起來了,只要你身體夠強,就能撐得過去的。」

    我說:「我一切聽你的,完全信任你,若是健保不能給付的,我很願意自費。」

    想到我多幸運,所有的醫師對我直言不諱,讓我了解,也有所選擇。而不是像日劇《白色巨塔》中可憐的財前醫師,一位專開腫瘤的醫師自己得了胃癌,醫院上下全部瞞他,還製造假病歷、假開刀標本,真是用心良苦。作為病人的我很簡單,只要聽醫生的話就好了,而兩位醫師承受的壓力恐怕比我大很多。

    我這才充分了解,醫病關係要建立在互信,醫生希望取得病患充分的授權,病患希望醫生盡力,給予醫生所知道的最好的治療。

    我比一般人幸運的是,所有幫我診治的醫師均是認識的人。所以還在念醫學院時,要對同學好一點,因為將來同學會遍布各科,學有專精。平常對住院醫師要盡心教導,希望他們青出於藍,因為不曉得何年何月何日會需要他們的服務,甚至把生命交給他們呢!


    (圖片來源:pixabay)

    ║ 關懷讓我熱淚盈眶

    開刀前,有位消息靈通的病患家屬送來一盆花,看到上面祝福的字條,讓我心中的感動難以抑制,淚珠一發不可收拾。這時我辦公室的門被推開,一位剛聽到消息的同事想來鼓勵一番,一眼見到我正對花垂淚,大概以為我很傷心,立刻把我擁抱(我發誓,這是我們同事二十多年,第一次擁抱)安慰一番,我就乾脆放聲一哭了。

    其實,從一開始懷疑有癌症,做檢查,到開刀、證實、化療,我從不覺得傷心(輪到我了)或不平(抽到了),更沒掉過眼淚。倒是許多親朋好友,尤其是共事相處多年的護士、助理們一聽到我有癌症,眼眶立刻紅起來,眼淚奪眶而出,害得我也跟著流淚。原來人的情緒反應是隱藏不住的,真心關懷的電波是超光速的,具強烈的感染力,所以那幾天我在醫院走來走去時,常常是別人一關心,我就熱淚盈眶。

    開刀當天早上七點,好心的同事夫婦趕來陪著躺在推床上的我,輪子快速地滑過每天走過的長廊,進出電梯、進入開刀房。我一路管不住淚水撲簌簌地流下,一面又忙著向賢伉儷解釋,我實在是太感動了,不是害怕,更不是傷心。


    ║ 鼓勵,還是很受用

    生病並不是件不名譽的事,不用隱瞞,恐怕也隱瞞不了。我生病的消息傳得很快,在路上、在醫院的走道上、在病榻前,許多同事、朋友都特地來告訴我,他的媽媽、太太、姊姊、妹妹、好友,甚至他自己也有同樣的癌症,經過治療後已經一、三、五、八、二十年了,還好好的呢!明明知道也有好友因同樣的癌症去世,但聽到這種鼓勵的話還是很受用。更有人現身說法,提到手術後及化療中的注意事項,去哪裡買漂亮又舒服(但很貴)的假髮、頭巾、訂做胸罩等。

    由於開刀前有一星期的心理建設,包括長官對我工作的悉心安排讓我無後顧之憂,因此不顯得匆忙,甚至術前的shopping,竟有當年〈木蘭詩〉的「唧唧復唧唧,木蘭當戶織,不聞機杼聲……東市買駿馬,西市買鞍韉,南市買轡頭,北市買長鞭……」的雀躍心情。

    超過三十年的行醫生涯,到今天才知道當初學醫,其實最受惠的是自己。除了無盡地感恩、積極地治療及隨緣地接受預後的任何可能外,還能做什麼呢?想到十月忠誠路上的欒樹是否還有殘紅,就立刻戴上口罩散步去看看吧!
     


    更多讓你《愛上慢慢變老的自己》的理由:
    四、五十歲是夾心世代的「三明治」,是最辛勞也最成熟的年紀

    癌症復發了嗎?疾病讓你問自己:這一生滿足了嗎?

    本文經【寶瓶文化】同意後轉載,更多本書的精彩內容,請按此了解更多


  • 更多福利補助、長照資訊,每日傳遞給您
    快來加入愛長照Line↓


        


愛長照謝謝您長期的支持,如果您對內容有任何疑問,或想提供更多
 新的長照資訊給我們,歡迎聯絡我們:service@ilong-termcare.com
  • 愛長照定位:解決照顧者疑惑的社群、整合長照專業者的論壇、關心長期照顧者的媒體
  • 愛長照宗旨:希望,互助,愛心,陪伴
    • 愛長照訂閱電子報
    • 追蹤愛長照
© 2016 i Long-term care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