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護終於來了,爸爸也走了


      

天下雜誌        

14021 人瀏覽

「如果我早一年找到人幫忙,說不定父親不會那麼早走,」黃婉琪憶起父親,哽咽落淚,責備自己。
 
文/盧昭燕
 

自古,子欲養而親不在,是很多人一生的遺憾。現代社會的「三明治」媽媽卻更怕,子欲養而力不逮。
 
黃婉琪(化名)最能體會。
 
她是藥廠內勤經理,常常加班到八點,拎著便當回家。她也是兩個七歲大、精力旺盛的龍鳳胎小孩的母親,回家也不得閒。
 
任職於外商的先生是獨子,照顧老年癡呆的婆婆和九十一歲
重聽的公公,只靠夫妻倆。公婆一有事情,「很奇怪,我爸一定會先打電話給我太太,不是打給我,」黃婉琪的先生一語道破,照養女性化是沉重又無法擺脫的傳統現實。
 
「今年過年是我人生最痛苦的時候,」黃婉琪說,當家家戶戶正團圓歡慶時,她父親卻被母親感染
肺炎
 
肺炎的病人隨時咳,十分鐘就要抽一次痰,「我眼睛一直看著爸爸,我晚上也沒得休息,整晚聽他呼吸聲,深怕他睡一睡就沒氣,」黃婉琪移民海外的姊姊與業務員的哥哥都無暇分攤重擔,她工作、家庭兩頭燒,也實在無力。
 
看護
(圖片來源:istock)
 

▍違法聘雇大陸看護
 
父親生病前,她求助於台北市政府的
長照中心,派來的台籍看護,「不願意幫父親搬動身體,洗澡不願洗下體,而且只能每個禮拜來一天,過年的時候,也都不願意來。」
 
她只好申請
外籍看護,推著重病的父親,兩天內看了三個醫師。申請外籍看護來台,層層關卡,她苦等了三個月。
 
等待期間,黃婉琪找非法的大陸看護,二十四小時居家協助,一個月要三萬六千元。「房間都是尿味也不管,她也不能推輪椅帶爸爸到外面,怕被人看到,」黃婉琪知道是違法聘雇,只能屈就。
 
好不容易盼到的印籍看護來台,一個月後,父親卻撒手人寰。「如果我早一年找到人幫忙,說不定父親不會那麼早走,」黃婉琪憶起父親,哽咽落淚,責備自己。
 
父親走後,
獨居、妄想症的母親更不願出門,「她經常電視開著,眼睛盯著天花板一整天,一動不動。」父親過世,印傭必須在七月底前轉換雇主,母親誰來照顧?又讓黃婉琪陷入極度焦慮。
 
原文經天下雜誌同意後轉載,
原文請點此
 

 

延伸閱讀:
 
       

繼續閱讀:
 
1. 長照真的很燒錢,選擇外籍看護就是「比較便宜」?-陳爺爺的故事
 
2.
長照服務、申請外籍看護都需要「巴氏量表」!別忘了還能申請「在宅鑑定」
 


關於作者-天下雜誌

更多福利補助、長照資訊,每日傳遞給您,
快來加入愛長照Line↓


      

關鍵字
照顧者    外籍看護    長照    天下雜誌   



愛長照謝謝您長期的支持,如果您對內容有任何疑問,或想提供更多更新的長照資訊給我們,歡迎聯絡我們:
service@ilong-termcare.com


最多人關心
1【朱國鳳專欄】手足情深,為何拖累人生...
2許禮安醫師:走一段無悔的人生,你需要...
3趕快行動,這些方式可以預防骨鬆!同場...
4人體維生素D3不足,易患心血管疾病 ...
5【朱國鳳專欄】一人住院、全家跳腳?有...





© 2016 i Long-term care All Right Reserved.



會員註冊

忘記密碼/重寄認證信

請輸入您的註冊電子信箱
系統將重新寄送「忘記密碼」信件
至您的電子信箱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