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國鳳專欄】居服員的辛苦誰能懂?5位「看盡人生百態」的居服員,他們是長照的靠山

    29839 人瀏覽
    影片登場的第三位居服員是胡鳳嬌,原本從事成衣製造業,先生身體出狀況後,一肩扛起家庭重擔。   胡鳳嬌從不挑個案,「如果挑選個案,就不會了解人生百態。」胡鳳嬌如此看待她縫紉機後的人生。
     
    前一陣子看了一部紀錄片,讓我知道,如果從事某一種服務業,有可能讓顧客把你當成「家人」。
     

    *文末有《長情的告白》影片連結,大家記得把影片看完喔!

     
    長情的告白
    (圖片來源:YouTube )
     
    影片中正在舉行一場婚禮,有位老奶奶專程前來參加,老奶奶無限愛憐地摟著服務過她的新娘,並且對眾人說:「她是我最小的孫女。」

    原來老奶奶口中的「小孫女」,曾經是老奶奶的「居家服務員」(以下簡稱居服員),從鐘點工
    居服員變成一家人的「小孫女」,讓我看到這份工作,如果用心服務、用心對待,所可能帶給世人的感動。

     
    這部紀錄片叫做
    《長情的告白》(編按:可到圖書館租借,YouTube天主教失智老人基金會頻道也有完整版),是由天主教失智老人社會福利基金會發行,該基金會社工組長曾惠芬表示,紀錄片拍攝的初衷,是希望社會能夠認識到居服員的工作內容,並且給予尊重。

    因為他/她們絕不只是「來幫阿嬤煮飯洗衣的阿姨」,或是「來幫爺爺洗澡的先生」而已。
     
     

    ▍  林佩樺的祖孫天倫樂
     
    影片開始,就是老奶奶口中的「小孫女」林佩樺,正在照顧一位失智的阿嬤,林佩樺牽著阿嬤上街散步,牽著阿嬤回家
    沐浴,幫阿嬤剪腳趾甲(這時我不禁想著,我還不曾幫自己的阿嬤或是媽媽剪過腳趾甲啊!)。
     
    她還教阿嬤把彈力球夾在雙膝之間,或是牽起阿嬤的雙手起舞,這些動作其實都在強化阿嬤的肌力或肢體平衡感,減緩跌倒風險、與失智失能的速度。
     
    阿嬤雖然叫不出這位已經照顧她好幾年的小女生的名字,但是從她一臉慈愛的看著林佩樺說「金乖」的表情來看,阿嬤對林佩樺有著很深的情感繫絆。
     
    天主教老人失智基金會
    (圖片來源:pixta )
     
    接著林佩樺穿上雨衣,發動機車趕到另一位案主家,幫一位已經臥床多年的失智阿嬤拍背。耐心的一口一口餵食老人的同時,林佩樺還會對著阿嬤唱「豬哥亮餐廳秀」的主題曲,或許在阿嬤殘存的記憶深處,依稀還保有著那位藝人曾經帶來的歡樂時光。
     
    鏡頭又跟著林佩樺轉到一位獨居爺爺的家中,爺爺因為老人黃斑部病變,視力相當模糊。林佩樺幫爺爺採買、備膳,一邊幫爺爺挑魚刺時,還一邊跟爺爺閒話家常。
     
    如果不是林佩樺身上的那件基金會制服,任誰都會以為這是一幅祖孫共享天倫樂的畫面。
     
     

    ▍  蘇文塗是重度失智失能男性的靠山
     
    第二位登場的居服員是蘇文塗,他原本從事裝潢業,母親車禍受傷臥床,都由蘇文塗負責照顧,直到母親逝世一年後,蘇文塗才在妻子的鼓勵下,加入居服員的行列。
     
    身材很「中厚」的蘇文塗,負責照護的個案,多是重度
    失能失智的男性長者,照顧內容主要是「身體清潔、肢體關節運動、陪同就醫」。其中一位負責照護帕金森氏症丈夫的妻子說:「蘇先生來服務的這二個半小時,可以讓我的精神壓力獲得暫時的解脫。」
     
    失能
    (圖片來源:YouTube ) 
     
    蘇文塗的重要性,在另一位重度失智的個案家中,更能夠清楚的感受到。當蘇文塗把插著鼻胃管的長者抱到浴室洗澡時,媳婦紅著眼眶說,她的公公臥床多年,肢體已經變得很僵硬,她實在無力再單獨幫公公洗澡。
     
    由於她們準備搬家,這一天也是蘇先生服務這位長者的最後一天,媳婦拿出一張感謝卡,送給蘇先生時哽咽著說「就是很捨不得」。
     
    沒有蘇先生協助的時候,只看到媳婦與大姑兩個女人家,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才能將四肢僵硬交纏的老人,從床上移位到輪椅上,再千辛萬苦的送去看診。
     
     

    ▍  胡鳳嬌不挑個案,要了解人生百態
     
    影片登場的第三位居服員是胡鳳嬌,原本從事成衣製造業,先生身體出狀況後,一肩扛起家庭重擔。
     
    胡鳳嬌從不挑個案,「如果挑選個案,就不會了解人生百態。」胡鳳嬌如此看待她縫紉機後的人生。
     
    憑著曾經打版、剪裁服裝的精準手感,胡鳳嬌一通百通的自學剪髮,因此她的居家服務內容,有一項是免費剪髮。
     
    居家照護
    (圖片來源:YouTube ) 
     
    影片中看到胡鳳嬌三兩下就為老人剪出一頭清爽的髮型,當老人看到自己的改變時,心情似乎也跟著輕鬆了起來。
     
    胡鳳嬌還有服務一對盲人夫妻檔,服務內容雖然只有「採買、備餐、環境清潔」,但是在按摩院工作的盲人妻子,可不只是把胡鳳嬌當成一般的居服員,「我們倆就像姊妹一樣無話不談」。
     
    有一次,這對盲人夫妻沒有把錢收好,掉到地上也不知道,胡鳳嬌看到撿起來,盲人妻子說:「好幾千塊喔,姊會撿起來還給我。」我想當胡鳳嬌申請退休時,這位自稱是胡鳳嬌「妹妹」的盲人夫妻,應該也會有很多的不捨。
     
     

    ▍  楊建紅讓獨居老人重獲新生
     
    第四位登場的居服員是楊建紅,從大陸嫁來臺灣後,才開始從事居服員的工作。影片中我看到她穿上護腰,抱著肌肉萎縮的年輕男子洗澡,或是攙扶雙腳無力的獨居老太太練習走路。
     
    這位老太太曾經在
    安養中心住過一段時間,剛從安養中心出來時,完全無法走路,「他們都不讓我下床,一下床就罵,還給我吃很多藥」。現在有了居服員的照護,老太太才有機會離開安養中心,在自己的家裡獨居,「如果她沒來,我就慘了!」,老太太很感謝楊建紅對她的細心照護。
     
    照顧者
    (圖片來源:YouTube ) 
     
     

    ▍  為長者提供一點火花
     
    老後的艱難、長照的辛苦,居服員最懂,但是這個行業的辛苦與挑戰,卻似乎沒有多少人能懂。
     
    曾惠芬介紹居服員的訓練過程,必須先接受90小時的專業訓練,取得國家級證照後,每年還要接受至少20小時的在職訓練。因為不同年齡、不同程度失能失智的個案,所需的照護技巧與專業知識也不同,居服員甚至要接受急救訓練。
     
    紀錄片中可以看到蘇文塗正在閱讀帕金森氏症的照護手冊,以及去醫院上失智症照護課程,因為他們不只是給予個案基本的生活照顧,還是給予正確的照護。
     
    居服員
    (圖片來源:pixta )
     
    曾惠芬表示,曾經有一位居服員,到府服務個案時,注意到長者的臉色有異,血壓也已飆高,提醒家屬趕緊送醫,因此避免了二度中風的憾事。
    居服員的細心與警覺心,及時挽回了長者的生命。
     
    以天主教失智老人基金會的居服員為例,每天服務六位個案,要在有限的時間內完成表定的服務內容,不只需要有效率的工作安排,甚至需要良好的溝通能力與抗壓性。
     
    因為在有些家屬心中,他/她們只是來幫忙打掃的、來幫忙洗澡的,但是不要忘記,是他們讓受照顧者仍然保有基本的生存尊嚴;是他們讓老人可以擁有獨居的選擇,而不是在安養院裡掉淚;是他們讓主照顧者可以有喘息的時間,支撐他們繼續走在漫長的照護之路。
     
    失智照護
    (圖片來源:pixta )
     
    當這些居服員回到各自的家中時,他/她們也是讓妻兒倚靠的爸爸,也是撐起一家重擔的媽媽,或是讓母親心疼的兒女。
     
    林佩樺的母親曾經說:「人家問我女兒是做什麼的?我會說是照顧老人。我也不想多了解,因為我們會心疼,心疼她的辛苦,我們知道照顧老人的辛苦。」母親眼眶泛紅著說。
     
    林佩樺是居服員中少見的年輕面孔,她說:「居服就是陪伴,陪伴老人家在生命尾巴的時候,還能有那麼一點點火花。」
     
    當我看完影片時心想,這些騎著單車、或是騎著機車,風雨無阻地到府來為長者提供一點點生命「火花」的居服員,我們是否也應該給予尊重與感謝呢?
     
    陪伴
    (圖片來源:YouTube ) 
     
     

    《長情的告白》完整版看這裡 ►

     
     



    繼續閱讀:
     
    1. 我的第一次居服員服務經驗-心靈衝擊,不該獨自承受!
     
    2. 居服員的工作價值是什麼?從信仰裡找到力量的管雅楓
       
    3.「有能力的話,請你一定要幫助老人!」外婆臨終的一句話,讓她勇於轉職
       
     
    專欄作家|朱國鳳

    朱國鳳
    點此了解朱國鳳>>
     
     


  • 更多福利補助、長照資訊,每日傳遞給您
    快來加入愛長照Line↓


        


愛長照謝謝您長期的支持,如果您對內容有任何疑問,或想提供更多
 新的長照資訊給我們,歡迎聯絡我們:service@ilong-termcare.com
  • 愛長照定位:解決照顧者疑惑的社群、整合長照專業者的論壇、關心長期照顧者的媒體
  • 愛長照宗旨:希望,互助,愛心,陪伴
    • 愛長照訂閱電子報
    • 追蹤愛長照
© 2016 i Long-term care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