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國鳳專欄】老後如何不孤單,要有鄰居天天來相伴

    8154 人瀏覽
    如果晚年想要在自宅終老,又要免於孤單,我認為,一定要有一位能天天來陪你聊天的「陳媽媽」近在眼前的老鄰居們,可能會比遠在天邊的孝子、孝女們,更能減少晚年的孤單,更能增加獨居時的安全感。

     

    「老後獨居,誰最有可能天天來陪你聊天?」我最近常常思索這個問題。

     

    家母的外籍看護工阿娣「不告而別」,家母重新加入「獨居老人」的行列。有一晚,出嫁的我返家陪伴時,又看到母親緩緩地翻著那本早已褪色的老相本。

     

    我為母親獨居的孤單而感到心酸,忍不住問她,「媽,你一個人在家,很無聊齁?」

     

    沒想到老媽抬起頭來,微笑看著我說,「袜啊,阿娣落跑後,陳媽媽每天攏ㄟ來陪我開槓啊。」
     

    請分享給親友>>
    外籍看護為什麼會「失聯」?失聯後的SOP要怎麼進行?


     

    陳媽媽是母親交往四十多年的老鄰居,她們都是這個社區剛落成時的第一代住戶,在為人母、到為人阿嬤的人生路上,彼此都留下很多的印記。

     

     

    陳伯伯過世後,陳媽媽開始獨居,陳媽媽甚至還把自己的身分證、印鑑章等重要物品,交給家母代為保管。

     


    ▍ 好友與手足 老後很難天天陪伴

     

    過去,母親有外籍看護的陪伴,我對於這些老鄰居的造訪,並不太上心。現在,母親重返獨居老人之列,我對於老鄰居的天天探視,感到彌足珍貴。

     

    因為當老後獨居,並且已經衰弱到不適合送日照中心,或是排斥到日照中心,有人可以天天來陪你聊天嗎?

     

    很多人第一個想到的是老友。我在網路熱門文章中發現,現代人對於與好友共老,有著高度的期待。但現實是,當人生已是夕陽無限好時,老友們可能移居、移民、甚至已經天年。

     

    家母就經常看著一張泛黃的老相片,那是幾個姊妹淘青春正盛時去拍的沙龍照。家母無限唏噓的一一指著影中人說:「這個已經走了十幾年了,這個走的更早......」

    還在人世的,不是不良於行,就是被子女送到養老院了,只能偶而透過電話互道保重。

     

    獨居

    (圖片來源:pixabay)

     

    那麼,老後想要有人天天來陪你聊天,可以期待一起長大的手足嗎?劉爺爺有五位兄弟,但是分居臺灣南北,手足們就像是牛郎、織女,一年相會「鵲橋」一次,這座鵲橋就是清明時節的祖墳之前。

     

    或許是已經沒有祖產可以爭奪了,劉爺爺的大家族相聚時一團和氣,但更多的案例是對簿公堂,家族紛爭甚至從第一代延續到第三代。

    「兄弟比鄰而居,為爭家產到法院算帳」,這是最近發生的社會新聞。當擁有共同繼承權的手足撕破臉,即使是比鄰而居,吵都來不及了,如何指望老後相伴話家常?

     


    ▍ 老鄰居住得近 天天相聚很容易

     

    因此我認為,老後想要有天天登門的聊天伴,應該要從鄰居裡找,就像是家母的老鄰居、好鄰居:陳媽媽。

     

    陳媽媽的腿腳其實也不太利索了,但是退化得比家母慢一些。當她得知阿娣

    「棄職潛逃」,也是獨居的陳媽媽,開始每天來陪伴家母,或是早上、或是午後,兩位老人雖然獨居,但是透過日日相聚閒話家常,漫長的一天很快就打發過去。

     

    失智症

    (圖片來源:photoAC)

     

    我後來還發現到,陳媽媽不會介意家母不斷重複當年被阿公拒絕升學,而耽誤一輩子的憾事,因為陳媽媽可能也有近似的遭遇。

     

    而且陳媽媽與家母一樣,也是「隨講隨忘記」,彼此都不會厭煩不斷重複的老話題。她們在共同的人生遭遇中,其實是相互療癒,相互排遣孤單。

     

    很多獨居老人只有電視機與收音機相伴,但是雙向、且有溫度的交流,會比單向接收訊息的電視機與收音機,更能減緩失智的退化。

     

    除了陪伴,陳媽媽無形中也扮演著「安全訪視」的功能。在聘僱外籍看護前,家母曾經半夜如廁摔倒,在地板上躺到天亮。

     

    因為她完全無法靠自己重新站起來,或是爬回床上。現在有了老鄰居的天天造訪,家母的安全也增添了幾分保障。

     


    ▍ 老鄰居的陪伴與訪視 珍貴且無價

     

    要知道,在新版的長照給付辦法中,「安全看視」與「陪伴服務」可是有價碼的。編號BA18的「安全看視」,服務內容包括:「至案家陪伴看視並注意異常狀況」。

     

    如果是當日起始的第一小時,給付價格為400元,而且只限心智障礙者使用。換句話說,就算想為獨居的家母「點選」這項服務,也不符合條件。

     

    長照2.0

    (圖片來源:photoAC)

     

    還有編號BA20的「陪伴服務」,內容包括:「至案家陪伴看視,或讀紙本或電子新聞或書信」。以1小時為1個給付單位,一個給付單位價格為350元,滿1小時後,每半小時給付價格為175元。

     

    陳媽媽雖然沒有為家母朗讀甚麼紙本或電子新聞,但是她每天提供的是更有溫度的聊天與關心。陳媽媽的「安全看視」與「陪伴服務」,在我心中是珍貴且無價的。

     

    如果晚年想要在自宅終老,又要免於孤單,我認為,一定要有一位能天天來陪你聊天的「陳媽媽」近在眼前的老鄰居們,可能會比遠在天邊的孝子、孝女們,更能減少晚年的孤單,更能增加獨居時的安全感。

     

    但是我也知道,鄰居,意味著有更多產生摩擦的機會,這讓我想起一則清代的軼事。

     

    康熙年間,安徽桐城的張府整修宅邸,因為地界問題與鄰人吳家起了爭執,雙方都認為相鄰的一條通道應屬己有,於是一狀告到縣衙。張府趕緊修書給當時的禮部尚書張英,希望張英能用職權影響官司結果。

     

    沒想到張大學士回信,附詩一首:「千裡來書只為牆,讓他三尺又何妨?萬里長城今猶在,不見當年秦始皇」。

     

    家人接到回信,若有所悟,主動讓出三尺空地。吳家深受感動,也退後三尺相讓,結果成了桐城有名的“六尺巷”。據聞,康熙皇還曾特賜一座牌坊,表彰鄰里相讓的美名。

     

    朱國鳳

    (圖片來源:photoAC)

     

    現代地狹人稠,「六尺巷」佳話很難重現,反而因為佔車位、佔花盆、佔鞋箱、佔這佔那…,而有更多的摩擦。但是只要想到,老後的孤單解藥,或是老後的安全保障,答案可能都是近鄰的話,或許干戈可以少一點。

     


    ▍ 把握機會雪中送炭 近鄰可以變近親

     

    想想看,我們是否一直把鄰居當空氣?或是當了幾十年鄰居,在樓梯間相遇時,頂多是淡淡的點頭之交?

     

    家母與陳媽媽當年是如何從淡如水的鄰居,成為彼此相依的老伴?原來她們早年都是社區晨運的山友。她們一起在社區後山上,迎接過無數個晨曦;一起在林間撿拾柴火,共享一爐熱茶。

     

    如果沒有與鄰居一起晨運的機會,想要找老後互相照顧的聊天伴,還可以把握雪中送炭的機會。

     

    記得納莉風災肆虐台灣,娘家社區也是重災區。家母住一樓,慘遭山洪衝入,當時很多老鄰居紛紛伸出援手,有的是邀請留宿避難,有的是送來一桶桶的飲用水,有的是天天來收走髒衣服......

     

    這些主動伸出援手的老鄰居們,有著曾經共患難的情誼,老後相互照顧的可能,當然遠比點頭之交的來得高。

     

    俗諺有云:「千金買宅,萬金買鄰。」其實可以天天來陪你聊天的老鄰居,再多的錢也買不到的,必須要在還不老的現在,就要開始用心尋找。
     

    失智症
    (圖片來源:istock)





    繼續閱讀:

    1.  關心一下親朋好友、左右鄰居好嗎?孤寂感可能引發憂鬱症或甚至導致失智


    2. 獨居不寂寞  荷蘭Oma’s Pop-Up「阿嬤餐廳」溫暖上菜



    專欄作家|朱國鳳
    http://www.ilong-termcare.com/Expert/Detail/8
    點此了解朱國鳳>>

     

     



  • 更多福利補助、長照資訊,每日傳遞給您
    快來加入愛長照Line↓


        


愛長照謝謝您長期的支持,如果您對內容有任何疑問,或想提供更多
 新的長照資訊給我們,歡迎聯絡我們:service@ilong-termcare.com
  • 愛長照定位:解決照顧者疑惑的社群、整合長照專業者的論壇、關心長期照顧者的媒體
  • 愛長照宗旨:希望,互助,愛心,陪伴
    • 愛長照訂閱電子報
    • 追蹤愛長照
© 2016 i Long-term care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