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姊問我:「你的媽媽也不在了嗎?」面對年老、心智漸失,失智症教我更多事-《把時間留給自己》

    13280 人瀏覽
    大腦裡的類澱粉斑塊和腦細胞裡的神經纖維纏結,讓二姊喪失了短期記憶,完全記不住剛發生的事,才吃過飯就馬上忘掉。失智症發病初期時,她曾自我解嘲說「只活在當下」,現在是真的完全活在當下。
     
    文/劉秀枝
     

    那一刻我看見,二姊臉上的笑容燦爛得像個備受稱讚的快樂小孩。
     
    二姊問我:「你的媽媽也不在了嗎?」
     
    這家餐廳的蟹黃豆腐煲是我們的最愛,軟香的迷你豆腐方塊和鮮嫩的小小蟹腳,融在澄黃醇濃的湯汁裡。
     
    她滿足地抬起頭說:「好吃!」停頓了一下,接著說:「可是媽媽都沒吃到。」一副要把好東西帶回去給媽媽吃的樣子。
     
    我提醒她:「媽媽已經不在了,如果還在,都一百多歲了。」
     
    她的眼眶有點濕,想了一下說:「噢……那你的媽媽也不在了嗎?」
     
    我愣了一下,忍不住笑起來,「我們是同一個媽媽啊!我是你妹妹耶,二姊。」
     


    ▍七年之間,失智從輕度退化到重度

    我的二姊被診斷罹患了阿茲海默症,在七年之間,從輕度逐漸退化到重度失智。
     
    她還是輕度
    失智症時,曾對我說:「媽媽真高明,生了一個比我小十一歲的醫師妹妹來照顧我。」
     
    失智症
    (圖片來源:photoAC)
     
    有一次在捷運台北小巨蛋站,我們手牽著手要去上KTV課,二姊還高興地說:「我們是好姊妹,有你真好!」
     
    但隨著認知退化程度愈來愈嚴重,她看到我時雖然很高興,卻常叫不出我的名字。
     
    有一次,我問她:「我是誰?」
     
    她想了一下,遲疑地說:「你是最好的──學姊。」
     


    ▍什麼都忘了,連最愛的活動也無法再參加

    隨著病情加重,許多喜愛的活動,二姊都沒有辦法參加。
     
    參加了幾十年的健康俱樂部,因為她記不住置物櫃的號碼、找不到沖澡的淋浴間,而無法繼續再去。我怕一個不注意,轉眼她就走失,不敢再帶她出國旅遊。
     
    一場長達三、四個小時的高爾夫球局,怕她沒耐心,無法讓她下場,更不能參加球賽。
     


    ▍她忘了,沒關係,我們記得就好

    不過,雖然二姊不記得,人家可記得她。

    高爾夫球場的桿弟小姐就常問起:「那位打球乾脆俐落、從不挑剔、脾氣很好的二姊可好?」
     
    上了十年KTV課的老師和十位同學,也都沒有放棄二姊。

    老師在講解、彈琴和帶唱時,二姊總盯著老師看,就像小孩子盯著有興趣的人看一樣,但聽過了馬上就忘記。同學們輪流上台演唱,聽到唱得精采的,二姊更是目不轉睛。

     
    阿茲海默症
    (圖片來源:pexels)
     
    輪到她上台時,她一點也不怯場,拿起麥克風的神態非常專注、投入,雖然很多歌詞都跟不上或許多字不認得了,但她依舊抓得住旋律和節奏。偶爾有一句唱得字正腔圓,同學們為她叫好,下台時掌聲熱烈,我看見,二姊臉上的笑容燦爛得像個備受稱讚的快樂小孩。
     


    ▍欣然鼓勵,讓她覺得自己有用
     
    直直落入時光隧道裡的二姊,像是揮著魔杖的小精靈,在時光隧道裡上下來回,尋找她的安心處──高一點的時候停在五十歲,低的時候落在六歲,所以她如果是十一歲,恐怕還不認識剛出生的我。
     
    大腦裡的類澱粉斑塊和腦細胞裡的神經纖維纏結,讓二姊喪失了短期記憶,完全記不住剛發生的事,才吃過飯就馬上忘掉。失智症發病初期時,她曾自我解嘲說「只活在當下」,現在是真的完全活在當下。
     
    隨著病情愈來愈嚴重,她的長期記憶也逐漸褪色,就像快壞掉的日光燈閃爍著,有時靈光一現,但終究會熄滅。
     
    在捷運和公車上,常看到年輕媽媽帶著嬰幼兒一路呵護,寶寶依偎在媽媽懷裡,喝水、手拿玩具或好奇地張望並與周遭的乘客招招手,一舉一動惹人憐愛。溫飽、關愛、肯定和安全感,這是一個人在成長過程中最基本的需求。
     

     
    在嬰幼兒的身上,我看到了二姊的影子。如果我們對嬰幼兒學會招手、會站立、會走路、會叫「爸爸、媽媽」就鼓掌叫好,那麼我們對於失智者所保留的功能,比如:會說自己的名字或會使用筷子,也要欣然鼓勵,讓他安心,覺得自己有用。
     
    眼看著阿茲海默症如海浪般不斷地衝擊,讓二姊的記憶和認知功能像海灘上腳邊的流沙般快速流失,抓都抓不住,社交網絡一一折斷,逐漸與社會孤絕……雖然無奈,但這種「慢慢消失」是看得見,感受得到,也是可預料的。
     
    那麼,心智正常的我們呢?總有一天,心智也會消失,只是讓心智消失的最後致命一擊,是疾病?或是意外?
     
    關於這些,誰都不知道,既不曉得何時會來(說不定是突如其來,讓人措手不及),也可能有短時間的緩衝或調適。無論如何,我想,或許學著二姊「活在當下」,就是最好的應對之道吧!
     
    失智症
    (圖片來源:photoAC)
     

    最多人使用的長照平台-愛長照|找看護,「居家照顧」、「醫院照顧」、長期或臨時,只要填寫資料免費刊登,協助找到台籍照服員、看護。

    另外整合了多項照顧資源,「找外籍看護」、「找機構」、「送餐服務」、「居家護理師」等等。

    以上需求請點入→https://bit.ly/2UINgPH,有其他的需求問題,請加入愛長照LINE詢問,專人為您解答→https://bit.ly/2Q39vhJ

    繼續閱讀:
     
    1. 家人有失智症,難道我就一定會得?醫師告訴你,遺傳學沒那麼簡單
     
    2.
    認識早發性失智症:從「Still Alice 我想念我自己」看一場失去記憶的旅程

     

    更多《把時間留給自己:失智症權威醫師的自在熟齡指南》的文章:
             


    把時間留給自己:失智症權威醫師的自在熟齡指南》作者/劉秀枝
    本文經寶瓶文化同意後轉載,本書更多的精彩內容,
    請按此了解
  • 更多福利補助、長照資訊,每日傳遞給您
    快來加入愛長照Line↓


        


愛長照謝謝您長期的支持,如果您對內容有任何疑問,或想提供更多
 新的長照資訊給我們,歡迎聯絡我們:service@ilong-termcare.com
  • 愛長照定位:解決照顧者疑惑的社群、整合長照專業者的論壇、關心長期照顧者的媒體
  • 愛長照宗旨:希望,互助,愛心,陪伴
    • 愛長照訂閱電子報
    • 追蹤愛長照
© 2016 i Long-term care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