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國鳳:小住就要抓狂了,長住還敢指望嗎?《沒想到我會變得這麼弱》

    11277 人瀏覽
    若已有子女,未來也想與子女同住的話,不只要提早規劃,還要有足夠的智慧,處理好兩代關係。不只要與子女和睦,更要與媳婦或女婿和睦,因為未來決定能否與子女同住的心願,關鍵可能是媳婦或是女婿。
     

    作者/朱國鳳

     

    櫻桃小丸子家的三代同堂故事,是發生在昭和時期,那是一個三代同堂還很普遍的時代。但是就像「變心的女友」,那個時代是再也追不回來了,或是說再也回不去了。

     

    不只是三代同住越來越少見,三代小住時產生的隔閡,甚至還拍成電影。

     

    住在小鎮的老父母,到都會的兒女們家小住時,兒女們會有甚麼反應呢?德國片《當櫻花盛開》(Cherry Blossoms)與日本片《東京家族》(Tokyo

    Family),對此都有大量的著墨。

     

    《當櫻花盛開》裡的老父母是住在德國小鎮,《東京家族》裡的老父母是住在日本離島,都育有二子一女,兒女成年後都遷居到首都柏林與東京去討生活,老父母思念兒女,因此啟程"進京"。

     

    但是小住期間,讓眾子女不禁抓狂,於是成為這兩部電影的題材。電影反映真實人生,如果連小住都會如此"卡卡",還可能期待三代長住嗎?

     

    當三代同堂從「未來式」變成「進行式」時,誰最焦慮?通常是媳婦。

     

    小芸的先生是獨子,原本一家三口在台北過著很有生活品質的「小日子」,但是住在南部的公婆年紀漸長,「老車」需要進廠維修的機率大增。

     

    與公婆同住

    (圖片來源:photoAC)

     

    最近一年,公公還因為胸悶、暈眩,兩度送去急診;婆婆也有高血壓、與心肌梗塞的紀錄,小芸先生「鞭長莫及」,跟小芸商量,想把兩老接到台北同住,小芸開始失眠了。

     


    ▍ 要三代同堂了,最焦慮的通常是媳婦

     

    公公一向嚴肅、固執,婆婆有潔癖、又喜歡碎碎念,過年返鄉團聚小住,小芸還能忍受,但是想到從此三代要長期同處在一個屋簷下,衣服不能穿得太清涼,清潔打掃不能太隨便,還有一定會愈來越沉重的長照負擔,小芸說她也需要去醫院掛號,因為憂鬱症快上身了。

     

    大多數的現代媳婦,可能跟小芸一樣,對於三代同堂,有著無限的焦慮。

     

    媳婦是姻親,畢竟血緣關係不同,那麼兒子就一定欣然接受三代同堂嗎?

     

    火旺伯已到耳順之年,火旺伯的母親也已高齡九十,因為摔倒好幾次,身為長子的火旺伯,把老娘接去同住。但是火旺伯人如其名,脾氣很火爆,經常訓斥已經中度失智的老媽媽,有一次,甚至動手毆打。

     

    火旺伯的妹妹看不下去,把一眼烏青的老媽接去同住。年輕時脾氣就不好的兒子,上了年紀可能還是一座「活火山」,老人家的一句碎念,可能就會引爆,炸掉三代同堂的天倫樂。

     

    照顧壓力

    (圖片來源:pixabay)

     

    兒子不好相處,女兒就一定樂意三代同堂嗎?我在《老爸給我的最後一份禮物》一書中,看到作者珍妮絲.史普林因為母親驟逝,拒絕老父提出同住的要求,理由有:「會把我逼瘋的」、「房子不夠住」、「我的人生會完蛋了」。

     

    老父甚至哭著說,「我會給妳十萬塊錢(合台幣三百萬元),妳可以把房子加蓋一間,我就住那裏,我不會打攪妳,我可以幫妳跑腿辦事,也可以做晚餐,把妳的衣服送到洗衣店,我不會給妳添任何麻煩」。

     

    珍妮絲的父親哀求女兒,讓他免於寂寞、免於恐懼。但是這位擔任心理醫師的女兒仍然回答,「不,你不能跟我住…不管我多麼愛你,不管我多麼虧欠你,這樣對我不行」。

     


    ▍ 三代同堂,心理壓力遠勝於生理壓力

     

    為何曾經同住過至少二十年的子女,無法在父母晚年時重新同處一個屋簷下?顯然只靠曾經給予的愛,曾經給予的照顧,仍然是不夠的。

     

    珍妮絲醫生拒絕老父親的苦求同住,不是因為照顧而產生的金錢因素,根據書中描述,最大的原因應該是,過去老父親的生活,都是靠老婆的伺候,女兒擔心老爸搬來同住,顧老、顧小的擔子,全都壓在她的身上。

     

    若已有子女,未來也想與子女同住的話,不只要提早規劃,還要有足夠的智慧,處理好兩代關係。不只要與子女和睦,更要與媳婦或女婿和睦,因為未來決定能否與子女同住的心願,關鍵可能是媳婦或是女婿。

     

    三代同堂

    (圖片來源:pixabay)

     

    我跟不少已經三代同堂、或是準備三代同堂的兒女們聊過,同住的壓力通常來自於長輩的嘮叨、碎念、干涉,過度關心、緊迫盯人,老話題像是「錄音帶」不斷的倒帶,晚輩們的反應是,「心理壓力甚至超過長照長輩老弱病體的生理壓力」。

     

    從老人輪流到各兒子家搭伙輪住的現象來看,也就是所謂的「吃伙頭」、「輪伙頭」,表面上是為了公平,其實反映的是兒女願意承受身心壓力的最長期限是1 個月、或是半個月。

     

    但是到了少子化的年代,可能連「漂流」在兒女家之間的選項也將不復存在。如果越來越弱的父母,提出同住要求;或是未來自己也想要與兒女同住,但是我們又無法重返櫻桃小丸子的三代同堂年代的話,該怎麼辦?續篇將提供替代方案。

     




    繼續閱讀:

     

    1. 【王竹語專欄】誰來關心照顧者?「三明治」族是身心疾病的潛在受害者

     

    2. 【朱國鳳專欄】兄弟姊妹感情要好「家庭照顧協調會議」越早開越好

     


    更多《沒想到我會變得這麼弱》的文章: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84384

    《沒想到我會變得這麼弱》作者/朱國鳳
    本文經時報出版社同意後轉載,本書更多的精彩內容,
    請按此了解

     

     

    愛長照謝謝您長期的支持,如果您對內容有任何疑問,或想提供更多更新的長照資訊給我們,歡迎聯絡我們: service@ilong-termcare.com



  • 更多福利補助、長照資訊,每日傳遞給您
    快來加入愛長照Line↓


        


愛長照謝謝您長期的支持,如果您對內容有任何疑問,或想提供更多
 新的長照資訊給我們,歡迎聯絡我們:service@ilong-termcare.com
  • 愛長照定位:解決照顧者疑惑的社群、整合長照專業者的論壇、關心長期照顧者的媒體
  • 愛長照宗旨:希望,互助,愛心,陪伴
    • 愛長照訂閱電子報
    • 追蹤愛長照
© 2016 i Long-term care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