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後一刻,我讓父母急救插管......」諮商心理師 艾彼:放下悔恨,有時我們的選擇不多

    43334 人瀏覽
    突然的被推到前線去面對家人的死亡,不是一件你曾經預想過的事。當下情況那麼混亂,你卻必須做出立即的反應與決定,急救與否、插管與否?你不是醫療人員,只能憑著僅有的訊息做出判斷,你同意讓家人插管治療,已經是你當下能做出的最好決定。


    兩個月前,瀚翔的母親因為急性呼吸衰竭,在半夜裡心悸、氣喘不過來,瀚翔急忙呼叫了救護車把母親送往急診室。
     

    媽媽是癌末的病患,居家照護期間又出現急性呼吸衰竭,急診室醫師曾詢問瀚翔是否要同意對母親放棄施予急救。


    瀚翔不斷搖頭,質問醫生身為助人者為什麼要家屬同意放棄急救?


    瀚翔記得醫護人員曾經試著向他說明媽媽的情況,他們擔心即使急救了,也只是讓母親平白受苦,最終可能是無效的急救。但是被失去親人的恐懼和哀傷給淹沒的瀚翔,激動的情緒尚未平復下來,回憶當時的心情,瀚翔說道:「我無法想像哪一天媽媽不在的時候,也根本無心了解急救的程序與後果.....根本就聽不進去。」

    所以,瀚翔求醫生無論如何都一定要救到底,不要放棄,不能放棄。

     

    急診

    (圖片來源:istock)

     

    醫生依照呼吸衰竭的急救流程,給予瀚翔母親氣管內插管和呼吸器的處遇。瀚翔看見母親被推出手術室的時候多了管子和呼吸器,內心裡非常心疼。「但我想,至少媽媽生命狀態回穩了。」

     

    推出手術室後,媽媽手腳上多了一些瘀青和依稀可見的血痕,瀚翔心疼的輕撫著母親受傷的痕跡。來病房巡視的醫師對瀚翔說明母親的狀況:「醫師說按照媽媽身體復原的狀況,即使是清醒以後,也可能無法順利拔管......要有媽媽得和管子一同過完後半生的心理準備......我沒辦法思考太多,也不願意聽,所有的心願都放在祈求上蒼讓媽媽能夠出院。

     

    當下真是這麼想,以為全心相信就會有奇蹟,希望媽媽能清醒過來,不用管子的健康生活,沒想到後來就沒辦法了......」

     

    瀚翔口中說的沒辦法,指的是媽媽持續昏迷,無法自主呼吸,只能靠插管和呼吸器的方式延續生命。之後瀚翔的母親雖然生命狀態可以從插管和呼吸器得到延續,接下來的時間裡,母親卻一直沒有辦法從昏迷中醒過來。這完全是瀚翔一開始沒有預想到的情形,或者說,瀚翔即使聽見了醫師提醒的可能性,也不願意相信這件事真的會發生。

     

    拔管

    (圖片來源:pixabay)
     

    「也許就是太幼稚了吧!以為不去想,就不會變糟。直接拒絕相信這件事情,這件事情就不會發生......」

     

    只是,瀚翔一廂情願地用自己壯年人的角度,看已屆老年的母親對急救的承受度,成了他做決策時的盲點。承受不住末期症狀與器官衰竭的母親插管後撐了快兩個多月,最終連非自主呼吸都已經失去了延緩死亡的功能,躺在病床上的母親仍舊停止了心跳。

     

    「有一天我到醫院去看媽媽,我看到她的腳因為不能活動都萎縮變形了。我想著,以前媽媽最愛踩腳踏車載我......現在她躺在床上什麼都不能做,不能吃飯不能說話,這樣媽媽真的會喜歡嗎?我當下是不是做了不對的決定?我是不是害媽媽多受苦了?如果當時我能夠放手,也許媽媽不用多挨那些痛,媽媽能夠走得更安穩。」

     

    媽媽過世那一天,瀚翔正在其他縣市出差,急忙忙交辦了一同下去的同事,自己便搭了高鐵回到病院。趕到病房時,天色已經晚了,母親的遺體已經開始出現一些僵化的狀態,要拔管也不是那麼好進行。醫師不想破壞母親的下顎和牙齒,要我試著在媽媽耳邊輕聲告訴她:「媽媽你辛苦了,你的身體現在已經不需要管子了,放心走吧。」

     

    諮商心理師艾彼

    (圖片來源:pixabay)

     

    瀚翔說,那一刻他彷彿看見住院以來沒有睜開眼睛的母親,靈魂飄到了空中,雙眼安祥和藹地看著瀚翔,慢慢離開。「我永遠無法忘記媽媽拔管那一刻,我不知道這是不是真的發生過,按照科學或醫學理論上是不可能的,也許是我幻想中看見的吧!那個若有似無,通透的靈魂看著我的眼神......好像在告訴我她終於解脫了。」

     

    像瀚翔一樣以為家人能夠順利出院,插管只是暫時、不想放棄急救,卻沒想到後來無法順利出院的家屬還有許多。

     

    有些插管後無法拔管、甚至昏迷的病人,壽命因此而延緩了好幾年的時間,家屬也需要為此擔負更多長期照護的費用。看著病人無法自主的活動,只能躺在病床上,內心對自己的控訴,認為自己做錯選擇的情緒會被放大與加倍檢視。

      

    我告訴你,有這些情緒,有這些想法,都是很能理解的,請你不要太苛責自己,或覺得自己很奇怪。

     

     
     

    生死一瞬的現場,就像是賭注,只是你的對手是命運之神,而籌碼是親人的生命。你永遠不會知道這次下注,可以搶回百分之幾的家人。但不下注,你根本就沒有機會贏。

     

    到底賭不賭呢?

     

    我相信任何人到了你的位置上,面對相同情境,也會突然覺得窘迫,做不出選擇。

      

    如果你是帶著善意,決定讓家人插管治療。我相信,插管的家人,雖然無法出院,也一定能理解你當下如此選擇的原因。正因為你們的關係與其他人不同,你才會如此想挽回他的氣息,留住他在你身邊,不是嗎?

     

    親愛的,看見親人受苦,是世界上最難受的事,你當下做的決定沒有所謂對錯,你只是想舒緩他的痛苦罷了。你已經做了當下,能夠做的最好決定。

     

    請分享給親友>>

    「病人自主權利法」的核心價值:「預立醫療照護諮商」的三個重點

     

    放棄急救同意書
    (圖片來源:pixabay)

     




    繼續閱讀:

     

    1. 葉金川-拒絕醫療凌遲 他要帥氣地走

    2. 插管?電擊?病危時一定要堅持急救嗎?了解「預立選擇安寧緩和醫療意願書」

     


    諮商心理師| 艾彼

    艾彼

    點此了解艾彼>>

     

     




  • 更多福利補助、長照資訊,每日傳遞給您
    快來加入愛長照Line↓


        


愛長照謝謝您長期的支持,如果您對內容有任何疑問,或想提供更多
 新的長照資訊給我們,歡迎聯絡我們:service@ilong-termcare.com
  • 愛長照定位:解決照顧者疑惑的社群、整合長照專業者的論壇、關心長期照顧者的媒體
  • 愛長照宗旨:希望,互助,愛心,陪伴
    • 愛長照訂閱電子報
    • 追蹤愛長照
© 2016 i Long-term care All Right Reserved.